花会败_挖坑不填

“你以为我会在引号内写什么有哲理的话吗?”

为什么今天没有更新
一个疲惫的笑容

【王肖】禁空领域(一)

       白之月的早晨是雾蒙蒙的,戴着少女专属的薄纱泛着朦胧而神秘的美。
        第三城的卫兵打了个呵欠,放下城门开始今天的放哨。他本想着趁这时没人出入好好休憩一番,却无奈远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使他的美梦泡汤。
      “欢迎来到第三城。”卫兵强忍着瞌睡对牵着女孩的青年道“两位确定要进城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三城应该是不用盘查的。”青年柔和的笑笑随后还是拿出了能证明两人身份的证件递给卫兵看似无心地问道“最近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卫兵没有接过证件连忙摆手否认“不是盘查,不是盘查。只是最近魔法学会在找一个人,所以上面要求告诉进城的人,出城很麻烦。”
       青年听了后不置可否,耸肩对一旁的女孩说“你也听到了,确定还是去第三城,其实在第八城学习魔法也不错。”
        一旁卫兵听了这话心里不是个滋味,心里嘀咕着第八城不就是元素力量特别集中,哪有咱们第三城的师资力量好,但想到这话有失第三城的格调最后他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嘛。”女孩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摇晃着青年人的手“我就想去第三城。”
        青年苦笑转头对卫兵道“你也听到了,这不必须得来第三城嘛。”
        卫兵忍住内心的小得意严肃的点头,侧身让两人进城。

        虽是清晨,城内比城外还是热闹不少,女孩牵着青年的手四处张望着,对所有带着魔法字眼的词语感到由衷的喜悦。
       “第三城的魔法学校一定是最好的。”女孩肯定着,向一旁的青年安利着“第三城是最古老的城池,500年前是伟大的魔术师王不留  行和伟大的机械师生灵灭将第三城从教会解放出来,而王不留行也就是现在魔法学会的会长就居住在这儿!”
        青年附和着,对女孩仔细的介绍报以感谢随后道“那妍琦知道为什么历史悠久的第三城为什么叫第三城而非第一城吗?”
        女孩介绍着王不留行高强法力与无边寿命的话语听了下来,撇了撇嘴,好像是在为第三城抱不平似的“因为第一城统一的时间早一些呗。但这一点也不影响第三城是最厉害的城!”
        肖时钦本来还想继续问戴妍琦为什么第三城迟迟才统一,但犹豫了很久还是作罢。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三城渐渐先露出她雍容的模样,店铺陆陆续续的打开卷帘,叫卖声参杂着闲谈此起彼伏。
      “你说,最近魔法学会在找什么啊,都找这么多天了,现在也没找出来。”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一个人得意的说着,不一会他身边围满了八卦的人群“据我所知,是王不留行大人得到了一组新的预言。”
      “什么预言啊?”一旁有人大胆的问着。
      “这我就不知道了。”那个刚刚还得意着的人略有心虚道,听到一旁的八卦群众的嘘声后又生气道“但我知道其中的一句是:当是故人归来!”
      “故人!”戴妍琦同旁边的八卦群众一般小声惊呼随后嘟囔着“别是第二城的城主来第三城找麻烦。”
        但很显然围观群众与戴妍琦的反应不同,表情竟是说不出的纠结,一群人互相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看着对面人纠结的神色却没笑出来也是挺厉害的。
      “别是生灵灭啊。”终于有人说了出来。这句话受到众人的附和。
        戴妍琦注意到肖时钦的眼神一瞬间凝重又一瞬间温柔回原样。
也许是错觉吧,她想着。
       肖时钦把越凑越前,眼看就要贴住前面大婶的戴妍琦拉了回来,戴妍琦不甚乐意但想起之前肖时钦那令人忧心的表情还是作罢道了句“那你得给我讲生灵灭的故事啊。”而后乖乖的跟着肖时钦找住所。
      “生灵灭没什么好讲的。”肖时钦随意道“他现在不在,人们想拿什么形容词修饰他都可以。”
      “你是嫉妒他。”戴妍琦也不管自己言语中的逻辑性,撒气般拿着刚刚自己听到的谈资道“他帮助王不留行推翻了教会,解除了禁空领域。后面的我都没听到。”
       “听着,戴妍琦。”肖时钦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握住了女孩的肩严肃道“我们现在就回去,第八城也好第一城也罢,离开第三城。”
        女孩被对方的神色吓坏了,安慰着对方说“你没事吧,不要紧吧,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现在就走,肖时钦你别吓我。”
        青年松了口气,赶忙道“原因我们回头再讲,先离开这儿再说。”
       而他不知道,千里之外,高塔阁楼上的水晶球因为戴妍琦的呼喊在黑暗中闪了闪。

拿存稿混更系列,梦间集好好玩啊,忘乎所以

【王肖】蚂蚱理论(四)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蓝雨食堂里没有烧凤爪,久到当时的主席还不是冯主席。
      有人曾说联盟发展一直都磕磕碰碰的,在四期以前联盟对脑研的认识还不足现在的十分之一,甚至连个整体方向都没有。而四期以后又恰恰处在“反脑研”组织兴盛的时间,每天都能收到不同的反脑研组织的威胁话语。
      “肖时钦就是这样一个苦逼的四期生”刚溜出会议室就被拉过来讲故事的方锐一边磕着柳非递过来的瓜子一边说“可以说是最苦逼的那个吧,毕竟他死了。”
       “死了?”肖云惊呼“那……老师……”
       “你听我说完。”方锐又磕了一颗瓜子,慢慢的说“在我们这行人眼里算是死了。当然前两年我们还期盼过有天他能醒过来, 至于后来……”方锐顿了顿“我们给这种情况命名为‘意识死亡’。至于当时的情况,你们可以查联盟的B级资料‘四二事件’其他的我就不好说了。”
       方锐本想就此跑路,结果被刘小别接过话头道“这和老师有什么关系?”只好又坐了回去“因为关于这次事件,联盟内有三种争论。第一种是‘反脑研’组织让活体假死是肖时钦死亡的最大因素。第二种是说如果当时肖时钦不是一个人进入而是和他的搭档王杰希一起,悲剧就不会发生。这也是之后联盟强制禁止单人任务的原因。第三种则是说当时肖时钦的心理状态有问题 不然就算是活体进入也是可以支撑到其他人赶来的。”方锐说着“至于你们老师……唉,本来不想告诉你们的,他估计产生了一个幻觉肖时钦。如果说这件事对联盟有什么正面影响的话…… 只能说,更新了联盟对脑研的认识,接触到了‘意识’的概念,并增加了一大堆任务前准备工作。”方锐耸肩,趁着眼前这群崽子愣神,他逃似的离开了这件屋子留下一群人回味刚刚接受到的信息。
        至于王杰希产生的“执念”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方锐也不知道。

        王杰希等到面具人离开不知道多久才从精神图景出来,却只见黄少天在门外神经兮兮地不停敲门。
       “有事吗?”王杰希看黄少天一脸紧张的像是烧了冯主席的头发一样。
       “王杰希,我跟你说”黄少天压低了声音“今天送马卡龙的那个人肯定肯定有问题。”
       “没有问题他怎么进来的?”王杰希觉得黄少天在讲废话。
       “不仅仅是进来这个问题。”黄少天忽略掉王杰希【王的蔑视】表情包拿出准备好的资料“你不觉得这个人长得很眼熟吗?等等哈,我给你调他的经历。”
        光屏显示出文字和图像,黄少天在一旁解说道“少年天才,16岁加入反脑研组织,性格偏激,有人格分裂的症状,18岁的时候突然开始频繁发病,最严重的时候谁也不认识,之后在精神病院关了两年后因为表现正常放了出来。你觉得你想起谁了?你觉得他18岁的时候干了什么?”
        “四二事件里假死的那个人?”王杰希浑身都在颤抖“你的意思是肖时钦还活着?”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无比尴尬地说“我只是说,对方是因为肖时钦的缘故被关进精神病院,可能会报复你。当然了当然,说不定也有奇迹肖时钦打败了土著蚂蚱,消除了蚂蚱窝的排斥反应,从此以另一个人的身份活了下来。”
        “也许蚂蚱理论是错的……”王杰希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粗暴地打断。
        “喂喂,你可是蚂蚱理论的创始人诶,而且痕迹理论更不可能吧,痕迹是记忆,记忆决定精神体,所以就算肖时钦的精神体存活下来也因为处在别人的记忆里被同化了另外一个精神体。好吧我知道你听不下去……”
         的确,王杰希听不下去,他现在脑海里一团乱麻,真相隐隐约约藏在其中,但又找不到那个关键点。他有一万种主观理由来证明肖时钦就存在在某个躯壳中等待自己带他回家,但没有一个拿的上台面能成为证据。说白了,他有一万种用“肖时钦存在”来证明“肖时钦存在”的无效推导。然而最可悲的是,就算他知道这些推导都是徒劳无功的,他仍然在扩增推导方法的数量。
        脚不由自主地引王杰希到了甜品店,他惊讶地看着里面那个唯一的客人。
       依旧是用口罩墨镜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似乎感受到王杰希的目光,抬头笑了(也许是笑了吧。)
       “你怎么还在这?”王杰希颇为嫌弃地说。
       “快结束了。”对方说,省略了主语的句子不知道是在指他面前的甜点还是其他,突然无头无脑地说“你觉得反脑研组织怎么样?”
        “你问我?”王杰希早已经得出了有关  反脑研组织的新头目=面具人=面前的人  的连等,自然也不惊异对方问出的问题“标答你肯定也不想听。除此之外,我只能说一切都是立场造就不同罢了。”
        他们的初衷是用更直接有效的方式治疗心理疾病或创伤。但一切到现在已经变了味。然而又不得不说这变了味的现状是前往最终目标的必由之路。
        “我倒觉得我既崇拜你们干的事又深深厌恶你们的所作所为。你知道吗?”对方摘下了墨镜,阴影下的眼睛神采奕奕“就像我既喜欢你又憎恶你,而且两种感情都那么的理所应当。”
       “肖时钦!”王杰希猛然抓住那人准备缩回去的手,丝毫不管如今的语言氛围,好似这样等同于抓到了那个真相的线头“是你吧。”
       “谁知道呢?”这是第三次眼前的人说这句话,但王杰希感受到了不同的意味。
        晃神之间,对方已经收回了手,朗声道“一切快结束了。”周围的行人莫名其妙地看着肖时钦自言自语。
        至少肖时钦还在,王杰希这么安慰着自己,一直到第二天他没有遇见那个人,一直到第三天总部都到一句来自于反脑研组织馈赠的尸骸。
       
我是不是说过不会死人……这应该不算标准的死人(?)吧……
1肖时钦的精神体肯定没死,不过如果老王不管他可能就差不多了
2小事情戴面具也好,戴口罩也好,其实都是逃避关于“我是谁?”一类的问题。
3蚂蚱理论和痕迹理论的区别(也许)可以这样举个例子。比如一对同卵双胞胎,蚂蚱理论就认为他们是一个人,因为他们所携带是遗传信息相同;痕迹理论就认为他们是两个人,因为他们经历过的事情不一样,记忆也不一样。
关于我想交代然而找不到合适的点的(也许是)伏笔(??)
1执行任务时最大的忌讳:丢弃自己的武器,因为武器来自自己的精神图景,约等于回家的路
2小事情在精神图景骚扰王杰希时都是痕迹,老王并不能对其本质造成伤害(听起来如同耍流氓)
3搭档之间同队免伤是通过携带对方精神图景的产物(比如老王挂一片龙鳞护身,小事情挂一片树叶啊)【然而并不打算出现这个情节】

明天后天大后天一直到星期天不会有更新(是的!)我要准备考试

蚂蚱理论(三)

       依旧是甜品店,难得放假的王杰希站在柜台前道“两份樱桃味马卡龙,我先说的。”
        然而坐在一旁的人似乎根本就没有和他抢的意思。
        “抱歉啊,樱桃味的已经被那位先生买完了。”收银员尴尬地说“他今天刚开店的时候就来了。”
        看着对方旁边小山一般的包装盒,王杰希有点生气,但是他不能和一般人见识。
        “假日愉快。”对方一脸幸福的啃着马卡龙含糊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王杰希停下步子“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放假?”
        “谁知道呢?也许是直觉?不过马上你们又要加班了。”他擦了擦嘴,起身,抱着可以挡住他脸的礼盒堆得意洋洋的离开。
        前脚对方才离开,后脚叶修的电话就来了,今天加班。

       总部里全是抱怨的声音,叶修说了几声安静才止住。
        像是为了活跃气氛,叶修清了清嗓子道“首先,总部别带那么多吃的到总部,是吧,王不留行。”
        “是啊是啊,那么多马卡龙都快累死快递小哥了吧。”黄少天插嘴“就算你昨天没吃成马卡龙也别买那么多啊。”
        王杰希诧异的看着自己是办公桌上堆满了礼盒。
        “你们让他进来了?不是规定……”王杰希看着四周散乱堆放的资料文件(甚至被李轩用来垫桌子腿)
        “他的一次性通行证不是你给的?”黄少天道“完了完了,要是记者扮本剑圣的脸要丢尽了。”
        “这件事等会议完毕检查完资料缺失再说。”叶修敲了敲桌子说“这次叫大家来是关于上次入侵者的。”
        光屏打开,显示出几张图片。
       “入侵者是在12:04时通过电流接入,恰好是在夜雨和大漠登出时接入。这表示这次反脑研组织派出的不是这方面的高手就是有内奸。”
        “这还不简单,是谁设计的信息拦截系统?问一问就好了。”孙翔看到周围人凝重的摇头,有点莫名其妙。
        “核心程序最近的更新在十几年前,因为这个程序痕迹理论得以与蚂蚱理论相提并论,甚至至今我们都不能用蚂蚱理论解释这个程序。”张新杰翻开笔记本的一页“它的创立者肖时钦死于四二事件。”
        “抱歉,我要提前离开。”王杰希突然起身,叶修随意地应允了。

        “确认登入,身份确定,王不留行,正在进入个人精神图景。”
        王杰希落脚在一块黑色的岩石上,四周满布着红色滚烫的熔岩,唯有最中央的参天之树扎根于熔岩之中。
        王杰希的精神图景防御很简单,就是这片熔岩,但这熔岩意味着不会飞就过不去。一落入熔岩除了王杰希自己谁也不能幸免。
        灭绝星辰载着他在树枝上缓缓着落在树丫上。却已经有人在等他了。
        “树叶是记忆我能理解,怎么铃铛也是?”他带着与上次不同的面具(这次的面具纯白的如图鬼魅一般,密不透风的甚至连眼睛的镂空也没有)“不过声音倒是蛮好听。”
       面具人指的是用红线系在枝丫上的银色铃铛,那些铃铛在风的鼓动下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声为原本静谧的环境增添了生的气息,星星点点的点缀在绿色的海洋中。
        “你怎么进来的?”王杰希很平静,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眼前的人这么有耐心。
        “肖时钦编的程序总有漏洞嘛。”面具人坐在枝丫上偏头看着王杰希好似在看什么艺术品“死人怎么比得上活人呢。”
        “你想要表达什么?”精神图景中的树随着王杰希情绪的变化开始缓缓旋转,伴着铃铛的脆响,一瞬间竟有一种旋转木马的梦幻感。
        “谁知道呢。”面具人说“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准确地说,我也不知道下一秒我想干什么。”
        “所以。”面具人梗了梗“如果下一次见面,我想杀了你,也请不要介意。”
        这一刻王杰希觉得十分不真切,虽然眼前的人是用轻松而愉悦的语气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但王杰希感觉,这个带着面具的人在哭,某个站在他身后的虚影在哭。
       王杰希叹了口气,坐在对方旁边,两个人维持着诡异的安静与默契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们反脑研组织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沉寂了很久了吗?”最终王杰希开口尴尬地问着。
        “换了个头目,中间总有点腥风血雨”
        “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份工作?”
        “我就是那个新头目。”
        “当我没说。”
             
       “所以,老师的搭档到底是谁?”柳非狠狠的吸了口橙汁问着旁边的人。
      “我也不记得什么更多的了。只知道冯主席劝过老师好多次。”看到柳非步步紧追不依不饶的样子高英杰求助的看向旁边的刘小别。
        然而刘小别明显理解错了高英杰的求救信号,想了想,慢慢地他回忆说“如果我没记错,老师在联盟里的房间是双人间,以联盟的抠门程度来看,应该不可能出现一个人双人间的情形,所以老师理应是有搭档的。”
       “还有还有”柳非兴奋的补充着,高英杰想这比她训练时要积极的多,“我第一次实习时老师要请我吃饭,他要了三双碗筷,三双!可惜第三个人到最后也没来”
       “嗯。”梁方也暗暗点头“联盟早期执行任务时还有‘反脑研‘组织暗算,所以规定了两人一组,那些和老师一个时期的前辈都是有搭档的。”
       “这种事直接问老师不就行了吗?”高英杰终于忍不住弱弱的说“老师会说的吧。”
        柳非摆摆手做出一副前辈的口吻道“这次是特殊情况,我以前就问过老师为什么摆三双碗筷,在等谁?结果老师把话题岔开了。”
       “其他的前辈也差不多。”刘小别手上的笔转了一圈又一圈“问谁都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要是有什么仪器能知道老师的想法就好了。”柳非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说“你们说进入老师的精神图景如何。”
       “活体进入哪有那么容易获批,何况老师的精神图景还有防御系统。”刘小别皱眉“不过我倒是有个想法”
       “兴欣好像在捣腾一个什么仪器,好像可以得知别人的想法。”看到柳非突然放光的双眼,刘小别赶忙加了一句“当然我也就瞟了计划书一眼。”
         柳非哪在意刘小别最后一句,一行人说走就走,各自又点了份外带的饮料匆匆忙忙敢去兴欣,成功的绕开了叶前辈来到传说中的工作室。
        听完一行人的目的后,罗辑摇头遗憾道“真抱歉啊,我这个项目和你们想的不太一样,它的原理是通过旁人对某个人的记忆拼凑出该人的完整形象,按照你们的态度来说估计就只能拼出一个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你们的王前辈。你们所想的套王前辈的话我想恐怕无能为力。”
       “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吗”柳非也没管微草其他人的态度“只要没危险,我们当免费志愿者。但就不能把拒绝这部分减掉?”
         刘小别也跟着装作自己很懂的分析“我们只是想知道搭档时谁的话,就只从一些被遗忘的细节拼凑而忽略掉我们和老师的直接对话……”
罗辑眼睛一亮“这也许可行,但这样拼凑出的影像就无法直接对话而只能看到他自言自语一类的景象。”
        罗辑的天才之名也不是白来的,合计完大致方向,一杯饮料的时间仪器就改造的差不多了。
        高英杰担心的看着眼前的头盔,看到一旁早早戴上的柳非也只好认命的戴上。从原理来说这只是在人允许的条件下读取淡化的记忆并不会造成意识的丢失(如脑死亡)但他还是忍不住要担心。
        一盏茶的时间后,淡蓝色的影像在现实中浮现,王杰希一个人坐在桌旁自言自语。罗辑做了些调整,言语慢慢清晰起来,依稀可以听出一句话。
      “对不起……时钦……都怪我。”
      “时钦是谁?”肖云问“感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柳非也摇头,高英杰更是不知所措的模样。
      罗辑觉得有点耳熟但是还是记不清到底是在哪听过。
      “那个提出痕迹理论的是不是叫做肖时钦?”突然有个人道。

伏笔(?应该说是来不及交代的信息)
1童年时肖时钦为了给王杰希的精神图景增添声音所以绑了个铃铛
2上一章张新杰发现王杰希异常其实只是因为对方扮演是王杰希眼睛是对称的。
3熔岩烧瓶里的熔岩来自精神图景里的熔岩,灭绝星辰是精神图景里的树的树心做的。
4王杰希每次买两份马卡龙一份吃,一份是带给肖时钦(然而自己吃了)的。

【王肖】蚂蚱理论(二)


        “这些‘人’身手不差啊。”黄少天感叹着,举剑劈去,直接将对方连同面具一齐劈为两半。
        场景变换,黄少天欣喜了一秒然后迅速冷却了。
        这不是那个间谍的记忆,而是自己的。这不是记忆,这是陷阱。
        眼前的魏老大苦涩的看着他,叹息着“终究是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是时候该离开了。”
        假的,黄少天想着,但忍不住悲伤。他明明知道自己的情绪不能有太大波动,但就是忍不住悲伤。
        “黄少天你注意一下情绪,波动反常,别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叶修接通连线,快速的说着“如果撑不下去就登出,别把不干不净的东西引到自己的精神图景里。”
        眼前的魏琛开始做出与记忆中不一样的举动,是由对方制造的假记忆。黄少天看着对方在自己眼前自杀。最后一秒被叶修强行登出。
        “我知道那是假的”黄少天喃喃说“我知道魏老大活的比谁都逍遥自在。”
        叶修示意黄少天看一旁,韩文清竟然也登出了。
        “灯笼也不是记忆?”黄少天惊异道“其他人状态怎么样?”
        “索克萨尔和石不转应该已经交换了信息,王不留行不知道在干什么。”叶修瞟了眼跳跃的数据,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怎么还是显示的四个人?”

        “你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张新杰突然回过身问一旁的喻文州。后者正捻起一摸尘土细细的研究。
        “别慌。”喻文州止住张新杰“我大概知道记忆是什么了。砖石的颜色有深有浅”然后他笑了“别踩白块?”
        “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不知什么时候王杰希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张新杰疑惑地看向王杰希身后。
        “攻击。”张新杰一句话说出,喻文州虽然不明白也下意识的攻击,眼前的王杰希的确有哪里不对劲。
       诅咒之箭放出,却被对方不知道是什么技能挡了回来。
       喻文州确定了,眼前这人肯定不是王杰希,不论是技能来说还是他旁边没有那个幽灵一样的执念来说。
        “君莫笑?怎么回事?”张新杰趁此和叶修接通“出现了以往没有的东西?是蚂蚱吗?”
         “不是这个窝里的蚂蚱。是别的蚂蚱”叶修也忙的焦头烂额“赶快登出,有入侵者。王不留行怎么拒绝登出了?”
       刚登出的两人面面相觑。

       “你的同伴丢弃你了呢。”一个带着妖兽面具的人望着王杰希笑吟吟道。树斑驳的阴影打在他身上说不出的好看。
        执念‘肖时钦’固执地挡在王杰希前面不让对方靠近。
        “你是怎么进来的。”王杰希冷静地问,仿佛那个不能登出的人不是他,见对方没有回答,又说“痕迹理论?”
         “是啊。”对方也没有否认,因面具的镂空而露出的眼神里全是玩味“说到底刻痕也就是数据罢了,电流传送数据自然也能传送刻痕。”
        看王杰希还是没有丝毫表情,他像突然来了兴趣“都说蚂蚱理论的创始人最了解刻痕理论的创始人,不知道我和他比……”
        王杰希打断了对方的话,像被踩到底线一样,熔岩烧瓶毫不犹豫地投掷了出去。
         然而对方飞了起来,继续刺激着王杰希的神经“据说那个人也是凭借机械在精神图景飞行。”
        “王不留行,愤怒超标,赶快登出!”叶修的声音在耳边想起,但王杰希停止不了失控。
        王杰希抽出扫帚,一个重力加速拍妄图将对方像打苍蝇一样拍到地面上。
        可对方却只是拿出步枪,指向一旁的‘肖时钦’。
        一瞬间王杰希感觉一切都是轻飘飘的,他感觉对方欺身上前,像拥抱一样把下巴搁在王杰希肩上,拇指停留在他的喉结上,轻笑如同羽毛一样钻入耳蜗。
        “■■■■■■”对方说。
        下一秒王杰希被登出。

        “没事吧。”黄少天的手在王杰希眼晃了晃“不是说愤怒爆表吗,不像啊。”
        “所以这次任务算是失败了。”喻文州略有点遗憾。
        “笔记本的最后一页是粘在一起的。”王杰希突然说“里面有名单和联系方式。”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但他就是知道。王杰希不愿多解释什么,摇摇晃晃地走进自己的宿舍。输入密码。
        宿舍不大,中间却有一张病床,旁边的仪器泛着绿色的光成为这片空间唯一的光源,宣示着床上的人永远没办法苏醒。
        王杰希握住床上那人的手抵住自己的额心。
        病床上赫然是肖时钦,双眸紧闭,呼吸平稳,连带着嘴角都挂着笑,似乎陷入了一个美好的梦境。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人,他什么都像你,就是性格不像,他,他还杀了你。”
        床上的人依旧睡着。

        独属于夏日的阳光和煦而灿烂,少年时的王杰希追上前方抱着一堆器械的男孩。
        “肖时钦!我昨天在精神图景里飞起来了!骑着扫把,今天就可以展示给你看。”王杰希说着,眼里的兴奋几乎要溢出来。
        “真的?”肖时钦惊喜着,随机又懊恼着“我还差一点呢,也不等等我。早知道我昨天就不睡那个懒觉了。”
        两人连上装置,他们都是冯主席从小学抓出来的,实验室如同游乐场,想进就进。
       精神图景里的王杰希给自己弄了一套配套的巫师装,拉着肖时钦爬树。
       树当然不是普通的树,那也是王杰希的精神图景,每一片叶子都是记忆,第一次肖时钦来的时候赞叹了好久。
       那时的想了很久才想出一点关于王杰希精神图景不好的地方。
      “没有声音”
      “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不算吗?”
      “当然不算”小学时的肖时钦耍赖道。
      少年的肖时钦看着已经爬上最顶端的王杰希,奋勇一跃,径直坠落,眼看就要砸地时突然一个急转弯腾飞而上。在天空画出一道弧线。看得肖时钦心痒痒的。
        “你也试试吧。”王杰希说着“就在这里试飞,我会接住你的。”

        阳光熹微,梦醒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伪)双更了。
剧透如下
1面具人打码的话一个字一空,可惜老王没听到
2“什么东西”是给执念的评价而不是王杰希
3入侵者中和王杰希打的与和喻文州张新杰打的不是一个人
4面具人按向老王的喉结其实是为了留下一个一个印迹,所以老王知道这次任务要找的名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