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会败_挖坑不填

安利什么我都吃,只要肯吃我王肖QAQ

【王肖】蚂蚱理论(二)


        “这些‘人’身手不差啊。”黄少天感叹着,举剑劈去,直接将对方连同面具一齐劈为两半。
        场景变换,黄少天欣喜了一秒然后迅速冷却了。
        这不是那个间谍的记忆,而是自己的。这不是记忆,这是陷阱。
        眼前的魏老大苦涩的看着他,叹息着“终究是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是时候该离开了。”
        假的,黄少天想着,但忍不住悲伤。他明明知道自己的情绪不能有太大波动,但就是忍不住悲伤。
        “黄少天你注意一下情绪,波动反常,别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叶修接通连线,快速的说着“如果撑不下去就登出,别把不干不净的东西引到自己的精神图景里。”
        眼前的魏琛开始做出与记忆中不一样的举动,是由对方制造的假记忆。黄少天看着对方在自己眼前自杀。最后一秒被叶修强行登出。
        “我知道那是假的”黄少天喃喃说“我知道魏老大活的比谁都逍遥自在。”
        叶修示意黄少天看一旁,韩文清竟然也登出了。
        “灯笼也不是记忆?”黄少天惊异道“其他人状态怎么样?”
        “索克萨尔和石不转应该已经交换了信息,王不留行不知道在干什么。”叶修瞟了眼跳跃的数据,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怎么还是显示的四个人?”

        “你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张新杰突然回过身问一旁的喻文州。后者正捻起一摸尘土细细的研究。
        “别慌。”喻文州止住张新杰“我大概知道记忆是什么了。砖石的颜色有深有浅”然后他笑了“别踩白块?”
        “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不知什么时候王杰希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张新杰疑惑地看向王杰希身后。
        “攻击。”张新杰一句话说出,喻文州虽然不明白也下意识的攻击,眼前的王杰希的确有哪里不对劲。
       诅咒之箭放出,却被对方不知道是什么技能挡了回来。
       喻文州确定了,眼前这人肯定不是王杰希,不论是技能来说还是他旁边没有那个幽灵一样的执念来说。
        “君莫笑?怎么回事?”张新杰趁此和叶修接通“出现了以往没有的东西?是蚂蚱吗?”
         “不是这个窝里的蚂蚱。是别的蚂蚱”叶修也忙的焦头烂额“赶快登出,有入侵者。王不留行怎么拒绝登出了?”
       刚登出的两人面面相觑。

       “你的同伴丢弃你了呢。”一个带着妖兽面具的人望着王杰希笑吟吟道。树斑驳的阴影打在他身上说不出的好看。
        执念‘肖时钦’固执地挡在王杰希前面不让对方靠近。
        “你是怎么进来的。”王杰希冷静地问,仿佛那个不能登出的人不是他,见对方没有回答,又说“痕迹理论?”
         “是啊。”对方也没有否认,因面具的镂空而露出的眼神里全是玩味“说到底刻痕也就是数据罢了,电流传送数据自然也能传送刻痕。”
        看王杰希还是没有丝毫表情,他像突然来了兴趣“都说蚂蚱理论的创始人最了解刻痕理论的创始人,不知道我和他比……”
        王杰希打断了对方的话,像被踩到底线一样,熔岩烧瓶毫不犹豫地投掷了出去。
         然而对方飞了起来,继续刺激着王杰希的神经“据说那个人也是凭借机械在精神图景飞行。”
        “王不留行,愤怒超标,赶快登出!”叶修的声音在耳边想起,但王杰希停止不了失控。
        王杰希抽出扫帚,一个重力加速拍妄图将对方像打苍蝇一样拍到地面上。
        可对方却只是拿出步枪,指向一旁的‘肖时钦’。
        一瞬间王杰希感觉一切都是轻飘飘的,他感觉对方欺身上前,像拥抱一样把下巴搁在王杰希肩上,拇指停留在他的喉结上,轻笑如同羽毛一样钻入耳蜗。
        “■■■■■■”对方说。
        下一秒王杰希被登出。

        “没事吧。”黄少天的手在王杰希眼晃了晃“不是说愤怒爆表吗,不像啊。”
        “所以这次任务算是失败了。”喻文州略有点遗憾。
        “笔记本的最后一页是粘在一起的。”王杰希突然说“里面有名单和联系方式。”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但他就是知道。王杰希不愿多解释什么,摇摇晃晃地走进自己的宿舍。输入密码。
        宿舍不大,中间却有一张病床,旁边的仪器泛着绿色的光成为这片空间唯一的光源,宣示着床上的人永远没办法苏醒。
        王杰希握住床上那人的手抵住自己的额心。
        病床上赫然是肖时钦,双眸紧闭,呼吸平稳,连带着嘴角都挂着笑,似乎陷入了一个美好的梦境。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人,他什么都像你,就是性格不像,他,他还杀了你。”
        床上的人依旧睡着。

        独属于夏日的阳光和煦而灿烂,少年时的王杰希追上前方抱着一堆器械的男孩。
        “肖时钦!我昨天在精神图景里飞起来了!骑着扫把,今天就可以展示给你看。”王杰希说着,眼里的兴奋几乎要溢出来。
        “真的?”肖时钦惊喜着,随机又懊恼着“我还差一点呢,也不等等我。早知道我昨天就不睡那个懒觉了。”
        两人连上装置,他们都是冯主席从小学抓出来的,实验室如同游乐场,想进就进。
       精神图景里的王杰希给自己弄了一套配套的巫师装,拉着肖时钦爬树。
       树当然不是普通的树,那也是王杰希的精神图景,每一片叶子都是记忆,第一次肖时钦来的时候赞叹了好久。
       那时的想了很久才想出一点关于王杰希精神图景不好的地方。
      “没有声音”
      “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不算吗?”
      “当然不算”小学时的肖时钦耍赖道。
      少年的肖时钦看着已经爬上最顶端的王杰希,奋勇一跃,径直坠落,眼看就要砸地时突然一个急转弯腾飞而上。在天空画出一道弧线。看得肖时钦心痒痒的。
        “你也试试吧。”王杰希说着“就在这里试飞,我会接住你的。”

        阳光熹微,梦醒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伪)双更了。
剧透如下
1面具人打码的话一个字一空,可惜老王没听到
2“什么东西”是给执念的评价而不是王杰希
3入侵者中和王杰希打的与和喻文州张新杰打的不是一个人
4面具人按向老王的喉结其实是为了留下一个一个印迹,所以老王知道这次任务要找的名单在哪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