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会败_挖坑不填

安利什么我都吃,只要肯吃我王肖QAQ

【王肖王】【蔷薇荆棘火】短完

蔷薇荆棘火

ooc有,有双向性转(即百合),王肖,肖王都有注意避雷,由蔷薇公主改编(?)不接受谈人生,尤其是阿po。

第一章

   “郭前辈,那个巫师做错了什么?”六岁的王桀曦听着故事问着面前的学士。

郭明宇思考着自己是应该该告诉眼前的公主事实还是更利于生存在这个世界的答案。

他想要一场烈火焚尽三千世界的虚伪和猜疑。

拼一把吧。郭明宇对自己说着。

   “那个人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作为一个没有野心却生活在弱者中的强者,他的存在对于弱者就是一个错误。哪怕他是想保护那些弱者。”

女孩听不懂。

郭明宇向公主行礼后离开。

他曾经是一个聪明的强者,曾经庆幸自己当初掩藏了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像那个人一样。

马上就要七月六日了,郭明宇感叹着,转瞬间自己不用再假装弱者——他老了。距离那件事已经过了六年了啊。

六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三件大事,虽然现在的王在极力掩饰其中一件事。

7月6日

    “他们为什么要今天放河灯?”六岁的王桀曦问着身边的侍从道。

    “他们在为公主祈福。”有一个大胆的侍从道。

    王桀曦摇头不相信。自己只是一个公主而已。这么多的河灯绝对不仅仅是王的号召力。

    “他们在纪念一位英雄。”郭明宇道“那位杀了巫师的英雄。”

那么,为什么自己不知道这个英雄?王桀曦看到学士禁声的手势思考着。为什么其他人要向自己隐瞒这件事?

    等到四周几乎没人了,王桀曦问着郭明宇自己的问题。

    “因为,7月6日不仅仅是你的生日和那位英雄杀死那位巫师的日子,也是那位王族宣布那位英雄被流放的日子。”郭明宇道“他是一个天才,但是天才命短。”

    王桀曦静静地听着学士感叹。

    “你知道为什么乱世出英雄吗?”郭明宇自问自答“因为只有乱世才需要英雄,在不需要英雄的时间他们都被人暗算也好,排挤也好除掉了。”

“纵然他们有举石千斤的臂力也好,纵横四海的魔法天赋也好,能起死回生也好,不都是被这样除去了吗?”

“抱歉我今天喝多了。”郭明宇发现今天自己说的太多了。

王桀曦依旧认真的听着,她道“前辈,有时间能给我讲关于那个英雄的故事吗?”

第二章

十一年后

17岁的王桀曦倚着书架。

她有种疯狂的想法,她觉得自己是个巫师。

在很早以前心里就有个声音催促着自己

『拿起扫把就这样飞到天际吧,扔下这个腐朽的王国。』

你身上背负着整个王国。王桀曦这样告诫着自己。

『别装模作样了,你渴望的是自由。一个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可不是你所想要的。』

你身上背负着责任。

『你自己强加给自己的责任。他们只想利用你的地位。』

王者象征着宽容和方向。王桀曦在心中默背着。

『十八岁生日你就会知道一切。』

十八岁吗?

童话里,十八岁时蔷薇公主受到了邪恶巫师的诅咒沉睡,然后等到了一个王子,在王子的亲吻后苏醒,然后两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与其是王子,她更希望是一个骑士,就像是那个杀了巫师的英雄一般。

至于幸福美满的生活……

不好说啊。

7月6日

王桀曦从睡梦中醒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将头发盘好,就像别人与自己那样要求的那样。

出卧室后,侍从朝王桀曦行礼,王桀曦点头。

前庭中的王子们比以往哪一天都多,不停有人向自己祝贺成年。

祝贺自己可以结婚了才对。

王桀曦看着那些道貌岸然的人们。

『你的责任就是保护这些伪君子?』

闭嘴。

『等待晚上吧。』

在陪那些王子们聊了一天后,夜幕降临。

她像往常的生日那天一样,在偏离喧闹的塔楼中看着河中星星点点的灯。

祝愿那个自己不知道名字的英雄。

『HAPPY BIRTHDAY』

王桀曦惊讶着四周魔法的气息。

荆棘瞬间爬满塔楼,互相纠缠,将塔楼和喧闹隔离,又在一瞬间开满了蔷薇。

   “是巫师!!!”楼下有人喊着。

   “公主还在楼上!”有人说着。

    楼下越来越喧闹,似乎是触发了什么机关,荆棘开始杀戮着靠近塔楼的人。

玻璃的反光中有另一个自己笑着

『你好,我叫王杰希,我就是在你出生那天死亡的那个巫师。』

一开始,那些王子们对救公主跃跃欲试,却没有童话中那样“但王子靠近荆棘时荆棘自动让路。”

王桀曦看着塔下又一个王子被荆棘打回安全区。

   “这是你的魔法吗?”王桀曦问着镜子中的那个和自己长得相像的男人。

    『这是你的魔法。』对方回答着『光有灵魂我可施展不出魔法。』

   “你知道那个杀死你的人叫什么吗?”王桀曦突然问着,在王宫中那个人的名字似乎是一个禁忌。

对方停顿了一会道『他叫肖时钦,是一个天才,可惜,当初不是乱世。』

   “你和他……”王桀曦惊讶于对方温柔的语气。

   『我们应该算是朋友吧。』

   “杀死你的朋友?”王桀曦质疑。

   『他不杀我总有别人来杀我。当初我还天真的以为他杀了我以后他就会被人们接受能。』

   “他的确是英雄。”王桀曦看着河中的闪光“但是他被流放了。”王桀曦看着又一个王子被荆棘打的血肉模糊后道“这荆棘只有这一种攻击模式吗?不会出现什么像书中那样描写你的魔法那样吃人,吸取人的精力之类的吗?”

『都是弱者在为自己去讨伐强者找的理由。』王杰希说着『巫师也分很多派,不过不管是哪个派巫师都剩不下几个』

   “巫师还没有被除尽?”王桀曦惊讶着。

    『郭明宇学士就是。属于驱魔师。』

    王桀曦惊异着,随后道“你觉得学士能就我出去吗?”

    『他已经老了。』王杰希很现实地说。

    王桀曦觉得自己应该避开这个话题,她道“你和肖时钦关系特别好吗?”

『一起去过龙的巢穴,在睡龙旁边体验金币浴。去了火山岩洞旁烤过烧烤。去过冰女巫的宫殿,用她的瓦做了冰淇淋。用蜘蛛洞穴的强力蛛丝玩过捆……』王杰希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于是转而道『我们是恋人』

    “你确定这不是他追杀你?”王桀曦吐槽着。

    『是约会哟。』王杰希答道『不过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我想他们马上就会放弃救你开始烧塔了。』

王桀曦看着塔下的人。

河中的灯亮过了月亮,似乎成为了世界中唯一的光源。

『荆棘点燃后的火焰叫做蔷薇荆棘火。』

王桀曦感觉有些心悸。这个听起来有些梦幻的带着童话爱情色彩的名词就是自己的终点吗?

第三章

黎明时分,天空泛着尸骨一般的苍白,塔下已经是闹哄哄的一片。

『我说的没错吧』窗户玻璃后面的王杰希道,看起来他就像是站在半空中一样。

就像是昨天的马戏团一样举着火把呢。王桀曦想着,面色平静。

昨天是生日,今天是忌日。以后学院中的孩子可以再多放一天假呢。

火苗触碰了准备抽打人们的荆棘。

并没有出现王杰希所说的蔷薇荆棘火。荆棘越过了火焰抽打着人。

『也不看看是谁的魔法,蔷薇荆棘火代表的可是重生』王杰希像是早就算好道『真这么容易被点燃,肖时钦早就把我花园里的荆棘全用火焰喷射器烧了。』

“他很讨厌那些荆棘吗?”王桀曦问道。

王杰希发现自己又扯到少儿不宜的话题去了。

『猜猜你父母准备再下什么决议?』倒影中的王杰希朝一面玻璃画了一个圈,里面立即出现了父母的影像。

“用吊篮把每日必须的东西运输到公主卧室。”带着宝冠的男人面无表情说着,他旁边的女人红肿着眼睛,垂头思考。

    “如果肖时钦在应该……”女人突然道“召回他吧。”

    “这是你的目的吗?”王桀曦看着王杰希道。

    王杰希没有回答。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宫殿。

     女人偏着脸看着丈夫还未放下的手。

    “让他来坐这把椅子吗?”男人身后的大臣们默不作声。

“恕我直言。”郭明宇道“肖时钦在两年前死亡了,尸骨还在异乡恶水。”

女人飞奔而去。

王桀曦观察着王杰希的表情,对方的表情仍是深不可测。

“我以皇后之名下令,谁能把公主从塔楼中救出,我就把公主许配给谁。”女人道。

『我想,你期盼着的骑士快来了。』王杰希往窗户又划了一个圈,场景切换成了雪夜。

王桀曦透过窗户,看着里面黑色的夜中,一个女孩拿着枪朝旁边的人射去。

『和他真像。』王杰希感慨着。

女孩将场景中的生物清理干净后开始维护自己手中的枪,专注的像是天文学家在观察群星的轨迹。

『他的闪影。』王杰希似乎在感叹着什么。

第四章

王桀曦一直在观察镜像中那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她通过她和旁边的对话知道了女孩的名字是肖拾清。

很像肖时钦。

一个月后,女孩收到了自己母亲散布的消息,她去了一座墓。

   “师父,那个公主被诅咒了。她叫王桀曦,是你常念的那个名字。在被您收养前,我一直想做一个像你那样的英雄。”肖拾清有些哽咽“他们怎么能怎么对你?你一直都是在帮他们啊。”

   “我本来不想去帮她的。”肖拾清道“我本来想着这些王宫里的人活该,但那个名字让我放不下,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帮的吧”

   “顺便,一切安好。”肖拾清将自己旁边的酒倾倒在墓碑前,然后离去。

   墓碑没有刻任何字,就像一个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样。

    王桀曦像消遣一般趴在窗户前看着那些不要命的人以各种方式爬楼,然后被荆棘打成红色的一团。

   “你在隐居深山老林之前是做什么的?”王桀曦问着。

    『一个孩子,然后被人视为恶魔,差点被烧死,最后逃到了深山老林里。』王杰希的声音传来『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有天你暴露了你的魔法天赋,就算是公主也是会被除掉的。』

   “强者孤独论吗?”王桀曦觉得自己听厌了这类话。

『是人以群分。』王杰希改正道『就像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一样,强者应该生活在强者中,强者进入弱者的世界只会被算计。』

王桀曦看着肖拾清走过雪地觉得时间好漫长。

自己一直以来背负着的究竟是怎么样的责任?

去继承和发扬这种传统文化?

她突然想起郭明宇。

或许,是为了点别的什么比如改革和创新。

「蔷薇荆棘火代表着的重生」

是指王杰希附在自己身上这样的重生吗。王桀曦在心中默默吐槽。

肖拾清越过了雪原,打败了冰之龙。镜中另一空间的呼啸之风似乎可以吹刮在自己脸上。冰之龙的鳞片上满是冰霜,每一粒冰珠都像是由眼泪凝结成的,半透明却透露着浓浓的哀伤。

王桀曦突然想到自己如果真的被对方救了,自己是不是真的要以身相许她。从墓前对方的台词来看,她应该是不在乎这个婚约的。

等等,如果真的嫁了,王杰希算什么?

『不用想太多。』王杰希打着呵欠道。

   “怎么样能点燃蔷薇荆棘火?”王桀曦告诉自己不要再纠结于这个婚嫁。

    『猜。』王杰希回答着。『说不定是一个誓言之吻。』

第五章

“小姐,你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吧。”酒馆的人看到进门服装奇异的姑娘道。

“啊,的确不是。”对方在和自己说话,肖拾清愣了愣。

“最好离开啊。”那人道“这个王国应该不大太平了。”

“我只是来办事的,事情处理完我就会离开。”肖拾清对于对方善意的提醒比较感激。

“救公主?”那人大胆的猜测着“这公主就算是肖时钦也也不见得能救出来啊。”

肖拾清有些尴尬地笑笑。

为什么老师要把自己的名字取的和他的那么像啊QAQ。

“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肖拾清觉得自己最好避开老师的名字。

“不大清楚啊,不过挺亲民的,也没有什么出游过。”那人道“但王宫里的人都差不多吧。不过,她可是一个巫师啊。”

“一个规规矩矩的公主,像童话书中信任的那样,什么善良啊,端庄啊”一个人插嘴道。

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肖拾清评价着,怎么有些同情她了呢。

肖拾清抱着包中的闪影。

老师,我会带你找到那个人的。名字相似绝对不是偶然。

两年前的雪夜,她永远忘不了。

夜半时,肖拾清觉得口渴,倒水时看见另一间卧室中肖时钦被惊醒,经过白雪反射的月光映在他脸上。

他摸索了一番,总算在枕边找到了眼镜。

她侧着身子站在厨房,看着老师穿着睡衣踉踉跄跄地起来,站在窗边看着窗外银白色的世界。

打开窗户,将左手伸出,像是在抚摸什么一样,脸上带着笑。

窗外是凄厉的风声,像是人的哀嚎,树枝被积雪压断,落在地上厚实的雪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肖时钦爬上窗户,坐在窗沿上将桌上的闪影放在自己腿上,雪飘进屋内,在褐色的地板上铺上薄薄的一层然后渐渐融化。

他慢慢地向前俯去,消失在窗前的白色中。

肖拾清追了出去,找到的只是带着笑的肖时钦。一旁闪影闪着淡淡的光。

她给老师竖了一个碑,没有刻任何字以免有太多人打扰他。

她相信老师的灵魂就在闪影上,而她的任务就是带老师去见王杰希。

“小姐”那人似乎是鼓起勇气道“你对这个国家的印象如何?”

“如果是我来说的话。”肖拾清看着自己眼前的水,灯光在眼睛中,国家啊,这就是老师的国家吧“悲哀,荒诞。”肖拾清说着自己的想法。

“有兴趣去改变它吗?”那人有些激动道。

“很抱歉,我还有事必须得办,等我办完事再加入吧。”肖拾清回答着。

“哦,是吗?”那人道“我的代号是斩楼兰。”

“我一直不懂为什么你说这是生日礼物。”王桀曦看着缠绕在塔楼上的荆棘与蔷薇发呆道。

『想看看你的未来吗?原本的未来?』王杰希道。

玻璃上又出现了一幅场景。王桀曦看见自己骑着扫把,飞在最前方。

『你的运气比我好。』王杰希评论着『当他们发现你是强者的时候,正是混乱的时期,你成了保家卫国的大将。』

而站在自己对面的就是肖拾清,她也在天上飞,只不过是靠着机械“为老师而战”她喊着。

自己的回答是一扫把。

荆棘和蔷薇作为攻击放出,对方用枪械反击,两人霸占着天空。

渐渐地,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战役过去了,虽然天空中还是自己和肖拾清,但地面上自己的人越来越少。

当最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对方将枪抵在自己额头。

“再见了,公主。”她说。

『所以我说这是礼物。』王杰希小声说道。

“我会重走你的路?”王桀曦问着。

『你和肖拾清会重走我和肖时钦的路。』王杰希纠正。

那个巫师做错了什么?

错的不是谁,而是这个世界。

第六章

王桀曦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一个巫师和一个机械师。

模模糊糊分辨不出是王杰希和肖时钦还是王桀曦和肖拾清。

两个人用各自的方式飞在天上进行环球旅行。

飞过了恶龙的巢穴,飞过了吸血鬼的栖息地,飞过了湖,飞过了海,飞过了沙漠看到了各种毒虫,飞过了雨林看到,飞过了各种各样的国度。

突然,谁把自己拉了下来,说“他/她是个巫师,他/她会给我们国家带来灾难!!”

下一秒自己被绑在了巨大的木质十字架上。脚下堆满柴禾。

“他/她是我的朋友,不是诅咒。”机械师在和旁人理论。

那个巫师做错了什么?

王桀曦醒来后把这个梦告诉了王杰希。

『你要长个子了』对方回答着。

肖拾清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另一个女孩,穿着长袍戴着尖尖的帽子,手中拿着一个扫把。

她准备上前打个招呼,对方上来就是一扫把。

嗯,一扫把。打在脸上火辣辣地疼。

然后她就拿起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闪影对对方轰去。

然后对方骑着扫把飞了起来,自己也用机械旋翼飞起。

然后在天上继续打。

一直到两个人都打累了,并排躺在草地上。

阳光刺眼,闭上眼。

睁眼后,剩下的只剩下黑暗。

最终肖拾清还是醒来了,带着对梦里女孩的怀念(听起来哪里怪怪的,不管了×)

一个名字出现在自己脑海。

王桀曦。

肖拾清突然想到,当年肖时钦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根本不恨那个巫师?!

闪影依旧在包里,带着铁的微凉。

第七章

肖拾清终于赶到了塔楼下。

那是隆冬。雪下的尸体正在变成蔷薇的养料。

带刺的花,美丽耀眼却又危险。

『就像爱情一样。』王杰希感叹着。

没有童话中的荆棘让道,肖时钦用子弹将攻击她的荆棘击退。

离塔楼越近,荆棘越多。

王桀曦看着那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女孩持枪走在铺满荆棘的路上。

荆棘刺穿了鞋,原本绿色的枝变成了花一般的红。

她艰难地走着,机械旋翼已经被那些荆棘打变形了。

不能慢下来啊。肖拾清告诉着自己,闭上满是血,不能视物的左眼。

瞄准,射击,被攻击。一切变得习以为常而缓慢。

连痛觉也变得缓慢。

终于走进了塔,里面的植物并不会动,肖拾清关门将外面的荆棘阻隔在门外。

湿透了鞋被甩在一旁,肖拾清赤着脚,踏上了铺满白蔷薇的石阶。

白蔷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血色,像人的血管那样密布,然后红透,发黑。

一路走来就像是铺上了红地毯。

肖拾清觉得眼前有些发黑。

   “拜托,停下吧。”王桀曦看着肖拾清歪歪倒倒地扶着墙走着对王杰希道。

王杰希在窗户的倒影中摇头。

『这是你的魔法,我就是你,但你不是我』

   “停下来。”王桀曦对自己道。

   “停下来啊啊啊啊!”王桀曦大喊着跪倒在窗前。

好累啊,好痛啊,好晕啊。

肖拾清觉得自己的世界只剩下了三个词不停地循环播放。

『静下来,相信自己可以』尽力回想老师的话。

『想想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

为了什么?不是为了找王杰希吗?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这可能只是你一开始的目的。』

肖拾清思索着。

她一直崇拜着老师。

她好奇老师杀死的那个巫师是谁。

她好奇那个巫师和老师的关系。

她好奇为什么老师必须得和那个巫师敌对。

好奇为什么那个巫师有错。

喜欢只是一瞬间的感觉。不知道是谁说过这句话自己突然想起。

她一开始反感那个在老师被放逐的日子里出生的公主。

又可怜她。

梦到过她后又是另一种感觉。

很奇怪的感觉

零见钟情吗?肖拾清把自己吓了一跳。

或许吧。

短暂的休息后,肖拾清继续向上爬。

第八章

王桀曦看着短暂的休息后又扶着墙踏着蔷薇往上走的女孩。

王桀曦开门想要离开,却被门口的蔷薇挡了回来,刺打入眼睛,左眼睁不开。

“你不要再上来了!!”王桀曦对着玻璃喊着,左眼流出湿乎乎的东西不知道是泪还是血。

“怎么可能啊,说好了要救公主。”肖拾清喘息道,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我为什么一定要你救,魔法就是我自己施。”王桀曦喊着。

“不要人救,你自己为什么不出来?!”肖拾清道“明明只是一个公主就乖乖地等人救啊,逞什么强啊!”

“明明不是王子还想来救公主,逞什么强啊。”王桀曦被人说中报复道。

“因为王子太弱了啊。”肖拾清重新站起来道“你愿意我当你的骑士吗?”

“我,愿意。”王桀曦道“所以赶快离开这里等强大了再救我啊。”

“你把骑士当作什么了?”肖拾清道“骑士的第一任务就是保护自己的主人啊。”

血色的蔷薇妖娆地绽放,肖拾清觉得时间如此漫长。

王桀曦割开手掌,触碰着藤蔓。

阶梯尽头的蔷薇一点点变红。

肖拾清觉得自己眼花了,她发现自己前方的蔷薇在变红。

“信了你的邪。”肖拾清用方言骂着“快停下啊。”

王桀曦躺在地板上,看着荆棘抚摸着自己的手掌。

没有了状态,肖拾清的速度明显加快。

她抱起她,依稀间听到了老师的声音。

『又见面了』

王桀曦把头放在肖拾清肩上。

“我估计我们都出不去了。”肖拾清道。

“留在这儿挺好的。”王桀曦回答。

【不想看BE的朋友可以在这儿推出了。这里挺像ed的。看到后面的be哭瞎(?)别怪我,怪我也别告诉阿po(×)不过超过了五千字应该挺像双结局吧(×)】

第九章

王桀曦觉得自己好累,好困。

【魔法有反噬啊,孩子】王杰希道。

王桀曦一直想知道,如果巫师在使用魔法中途因为身体原因不能施展魔法会怎么样。

肖拾清看着自己走过的红色蔷薇发光,凋谢,如同火焰一样在荆棘上燃烧。

整个塔楼成为一片火海。

玫瑰色的火焰,充满着童话色彩。

闪影淹没在了这片火光中。

塔楼中没有扫把,机械旋翼已经变形,只能原路返回。肖拾清咬着牙扶起王桀曦走下石阶。

她将冰龙的披风批在浑浑噩噩的王桀曦身上,闪避着失去支撑而从上掉落的砖瓦。

她现在挺希望自己是个剑士用剑劈开火焰。

石阶被灼烧的烫脚,她只能带着王桀曦飞奔。

塔楼的门被烧的变形,肖拾清开门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手发出了“吱~”的声音。

把王桀曦丢出塔后,肖拾清感觉自己再也没有什么力量了,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就这样睡了吧。

火吞下了整个塔楼。玫瑰色的火光让所有人惊叹。

然后王国传出了公主烧死在塔楼里的消息。

本来想在闯塔楼娶公主的各方勇士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愤愤。

楼冠宁在酒馆里喝酒,听着旁边人的各种吹嘘。

    “你知道吗,我在塔楼废墟那里看到了肖时钦和一个巫师在那里散步。”一个人大声道。

“鬼扯什么?肖时钦在三年前就死了。”

“你别告诉我是肖时钦的鬼魂救了公主然后公主变成亡灵嫁给了肖时钦。”

“那个巫师有点像个男的。”那个人嘟囔着。

笑声更大了。

“你好,我想找一个叫斩楼兰的人。”楼冠宁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

那是一个女孩,披着的披风自己很眼熟,手中拿着一张纸条。

“你好,我就是。”楼冠宁对对方道。

“我是代替一个人来加入你们的。”女孩道“我叫王不留行。”

蔷薇荆棘火代表着重生。

HAPPY END

不接受谈人生特别是阿po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