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会败_挖坑不填

安利什么我都吃,只要肯吃我王肖QAQ

【王肖王】等待花开(上)

保证he

     一切暗恋不过是站在树下,告诉自己花开折枝,却在花开后犹豫不决,等待花败落地被碾做尘土再空余惋惜——楔子

     今年大学的60周年祭,王杰希参加了。

     作为曾经的室友,如今的校长叶修亲自来打招呼顺便无节操的询问他要不要在学校添置一栋“王杰希楼”

     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突然说:“我捐钱你植一片无花果树林吧。”

     为什么是无花果树?王杰希自己也不知道。

     然后王杰希陆续的遇到了以前A45宿舍的舍友,喻文州和孙哲平。除此以外还有隔壁宿舍的张佳乐,江波涛与张新杰。

     他们旁边还有一个人,他的邻居。

    “A45和A44都聚齐了啊。”不知道是谁感叹了一句。

     肖时钦是A44宿舍的吗?王杰希有些疑惑,他不记得自己在大学的时候见过肖时钦。

和他一样,肖时钦见到他后也显得很惊讶。

    “我……有在大学里见过你吗?”王杰希小声地问着对方。

     “没有。”肖时钦摇头。

     叶修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道“小肖还不认识大眼吧。”

    “不认识吗?”张佳乐有些惊讶地说“我还以为A44和A45早就亲如一家了。”

     你和孙哲平的确是一家了。王杰希在心中道。

     经过认识,王杰希知道肖时钦的领域是心理学就像肖时钦知道王杰希的领域是物理学。

寒暄几句,一众八人决定去咖啡厅叙叙旧,顺便谈谈/拒绝捐赠吸烟室。

    “你还没出手?”叶修用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问着王杰希。

    “啊。”王杰希根本听不懂叶修的话。

     叶修重复了一遍,王杰希表示自己不理解其中的意思,叶修便不再作声也不做解释。

到了咖啡厅后,肖时钦突然拿出一部手机道。

    “差点又忘了,以前大学时捡到的,因为和我的手机挺像当时可能就误拿了。”肖时钦把手中白色的手机放在桌子上,问道。

    “在哪捡到的?”张新杰询问。

    “可能是宿舍。”肖时钦苦笑着说“当初失物招领也没有结果,工作人员都认为我是没事找事把自己的东西拿去失物招领了,只好拿回来了。”

    “有点像王杰希的。”孙哲平看着手机又看看王杰希道。

     “我不记得有这部手机。”王杰希说着,出于礼貌他还是拿起那部手机看了看。这是一部半新的手机,贴膜上上有些细微的划痕。开机,锁屏是一棵无花果树,除了因为长期关机而不符的时间外就是输入密码的_________了。

     王杰希试着输入自己最常用的密码wangbuliuxing但显示密码错误。

    “不是我的。”王杰希将手机放回桌子上。

     肖时钦露出惋惜的神色。将手机收起。

     短暂的尴尬后,话题很快被引开了。从大家现在的职业到当初选领域的原因。

    “肖时钦当年为什么选心理学啊。”江波涛问着。

    “这个。”肖时钦道“说起来大家别笑,我从初中一直到高中总觉得有人跟着自己,神经过敏。不过选了心理学后慢慢就没有这种错觉了。”

    “那王杰希选物理学的原因呢。”江波涛偏过头又问。

     王杰希愣住了,他发现自己记不起自己选物理的原因。明明高中时自己擅长的科目是化学和生物。

     再想远一些,为什么自己当初要选荣耀大学?他记得当初自己是有保送到更好的大学的机会的。

    “我忘了。”王杰希模糊地回答。

     后面的谈话王杰希忘了,他觉得自己真的像失忆了一般,不记得自己的过去。

     王杰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不认识肖时钦是有原因的。

     选择性失忆?好狗血的剧情。如果真是选择性失忆,为什么只忘记肖时钦?

     就算是自己选择性失忆那为何肖时钦也不记得自己?

     所以说两个人同时选择性失忆?王杰希有些佩服自己的想象力。

     那大家为什么都不记得自己认识肖时钦?

     八个人同时选择性失忆……

     这种事情可能性绝对是0吧。

     王杰希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发出全世界大家一起选择性失忆的豪言壮语,也不要脑补一个人手持发令枪喊着“预备起”的美丽画面。

     在王杰希不断的神游后,这个临时的宿舍聚会差不多就结束了。散伙的时候,作为邻居的王杰希陪同肖时钦回家。

   “我以前认识你吗?”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了,王杰希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不认识。”肖时钦耐心地又回答了一遍。

沉默。

    总不能一直这样沉默下去啊。王杰希思考着。

    似乎是为了打破沉默,肖时钦问着“你上的哪个高中?”

   “荣耀附属高中。”王杰希看到肖时钦有些踉跄“你也是?”

     肖时钦点头,又问“荣耀附属初中?”

     王杰希虽然觉得这也太狗血了但还是点头。

    “荣耀附属小学?”肖时钦继续问着。

    “小学时因为治眼睛小学是自学的。”王杰希道。

    “哦。”对方似乎也因为不再巧合而松了口气“哪家医院?”

    “荣耀第一医院。幼儿园就不必问了,我在b市上的幼儿园。”王杰希回答着。

     肖时钦沉默,荣耀第一医院与荣耀附属小学似乎是一墙之隔,自己还朝墙内扔过纸飞机呢……

    “我们以前真没见过吗?”肖时钦道出了王杰希的心声。

     王杰希摇头。

     他们错过了16年,却在第17年以邻居这一可能性约等于无情况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王杰希记得自己第一次遇见肖时钦时,自己正在锁门,对方看起来是要开门,肖时钦友善地说:“你好,我的名字是肖时钦。”

   “你好,我是王杰希。”王杰希这么回答着。

随着关门声,两人一个进门一个下楼。

    “我觉得,那个手机挺像我的。”王杰希道“但我真不记得有过这样一部手机。”

    “要不就把它放你那边?”肖时钦询问着。

    “不用了。”王杰希回绝了,毕竟这只是有可能是自己的。

    “你的手机和那个手机很像吗?”王杰希没话找话道。

    “一模一样的。”肖时钦说着“突然有天上课发现自己身上带着两部手机,才发现有一部不是自己的。”

    “如果这是你的手机,你会设置成什么密码?”肖时钦询问着。

     王杰希想了想,wangbuliuxing已经试过了于是回答道“‘生命在于运动’的拼音?或者‘放下手机,立地学习’的拼音?”

     肖时钦实在没忍住笑了,王杰希虽然觉得这没什么,但看着对方笑得那么开心也跟着笑起来了。

    “你当时有喜欢的人吗?”再次输入错误后肖时钦想都没想问着“说不定是她的名字。”

喜欢的人吗?王杰希思考着,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和喜欢关联上。

    “喜欢的人倒没有,你知道,我导师挺苛刻的。”王杰希努力地思考一切自己在乎的东西,来向肖时钦表明自己不是因为敷衍他才说自己没有喜欢的人。

突然他想起了无花果树,那种没有开花却能结果的树木。

     如果有人等待无花果树开花,不停的认为自己错过了花季而等待来年,岂不是比等待铁树开花的人更痛苦?

     就像王杰希对叶修说出“我捐钱你植一片无花果树林吧”这样的话,五分随性,三分好奇,两分解脱的说出了这句话

    “你试试等待花开的拼音吧。”

     肖时钦听到这话也当是王杰希随意蒙的,或者是用来打破沉默的。也便随意地输入。

手机开了。

     手机的墙纸是肖时钦的照片,并且能明显看出这是偷拍的。

      大家可以猜猜

      中考前十天还写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众参了。

评论(1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