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会败_挖坑不填

安利什么我都吃,只要肯吃我王肖QAQ

等待花开(下)

        “我们去荣耀附属高中看看吧。”王杰希突然说着“就当故地重游。”
        “啊,也对,总不能老纠结于手机。”肖时钦说着“庆祝错过者的相遇。”
        “对。”

         在和高中老师短暂的电话,老师跟门卫说了声后,王杰希和肖时钦就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你们来了!”办公室里化学老师林杰嘀咕着“杰希你大学怎么就没有选化学系呢?”
        “多少年了,你还在嘀咕这件事。”一旁串门的方士谦笑着“倒是杰希,生物你忘了没?”
        “恐怕记得不多了。”王杰希说着“都这么多年了……”
        “肖时钦对吧,你老师退休前可是一直念着你的,抱怨之后学生的学生再也出不了下一个肖时钦了呢。”一旁王杰希和肖时钦共同的语文老师打趣说着“当初,也就你们俩最省心了,不早恋,不追星,不打三国杀也不看足球……”
        “女朋友我似乎还是有的,不过高二前分了倒是。”肖时钦揉了揉鼻子说。

        肖时钦曾经有一个女朋友,她叫柳非,有着很高的学习目标,与其说她是他的女朋友,不如说是学习伙伴+挡箭牌。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柳非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但桃花泛滥的女生,虽然算不上班花级但追求者络绎不绝。然而她的心思都在学习上,为了摆脱那些穷追不舍的男生们,柳非豪爽地跟肖时钦说在一起,这着实让肖时钦吓了一跳。
        按柳非的说法,选中肖时钦的原因是,温柔,可以讨论学习,之后好分好散。
       看,交往以前都想好分手了。
       肖时钦理所应当的当了这个挡箭牌变成众男生扎小人的对象。
       之后的日子就是图书馆,食堂的所谓约会。然后就分了,貌似好像是柳非坠入了爱河?

        “你这话可千万别被那些兔崽子听到。”语文老师苦笑“一个个拿到材料就开始议论了,拦都拦不住。”
        “对对对,上次你们班有个孩子写了个《论在老师花坛旁吸烟的危害性》都传到我们班了。”林杰一旁说着。
        “柳非啊……”王杰希突然开口说着“我好像有点印象。”
         王杰希忘记了原因,他曾经和柳非似乎有一段特别短的交集。
         “要不看看她过的如何?”肖时钦对王杰希提议。
         “好。”王杰希回答着。

        肖时钦迅速的电话道明要拜访后,两人乘着地铁去往柳非的家。
        敲门,柳非开门,走出,说着“走吧,叙旧的话还是咖啡厅吧。”时,她看到了王杰希。
        “哪个……”柳非突然磕巴了“王……也在啊,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章图没画完,啊啊啊,明天还要交稿啊,下次吧!下次。”
         “哐”的一声,肖时钦莫名奇妙地被关在门外。“那就不打扰她了吧……”肖时钦说着“去哪好呢?”
          “附属初中看看?”王杰希建议着。
           “好。”肖时钦点头。

           “妍琦!”柳非和戴妍琦通话道。
           “我不会帮你画稿啊。”戴妍琦说着“我自己的都没弄完。”
          “不是!我前男友和我暗恋对象今天一起来我家了!”柳非说着“我竟然拒绝了……”
          “23333,阿柳你节哀。”
          “当时老王可是专门为了小事情和我谈话的啊……”柳非有气无力的说。
           “肖时钦?”戴妍琦停顿“他应该和王杰希之前不认识吗?咦,我这么有种他们一定认识的错觉……”

        相比荣耀附属高中,荣耀附属初中就好混进去多了,恰好是晚饭时间,两人随意的混进人群就当自己是老师进去了。
        “你们怎么来了?!”唯一剩下的那个老师放下眼镜站前身惊喜的说着。
        “不就混进来的吗?”肖时钦无奈说着。
        “正好你们来了。”老师说着“帮我代节课好了,我以前向他们说你们,他们还不信!”
        “啊?”肖时钦有些犹豫。
        “好啊。”王杰希又悄悄说“就当给那些后辈放一天的假,我们不布置作业。”

         初三的学生们惊讶的看着化学老师和两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走进来。
         “老师的得意弟子,肖时钦和王杰希。今天的晚自习交给他们了。”化学老师自豪的说。
         场下一片喧闹。
         “我来跟你们讲讲物理。”王杰希笑了,然后说着。
         “还是不按常理出牌啊……”化学老师苦涩着。
        肖时钦坐在一旁,看王杰希捏着粉笔画着轮子不一样大的小车,不由笑了。
        很高兴,他没有错过那么优秀的他。
        最终,肖时钦讲了化学的(看上去像是为了安慰化学老师。)准确的说是心理学中的一丢丢化学,然后在化学老师心疼的表情下评讲试卷,就算这样之后晚自习还剩下半个小时。
        “该讲的讲完了,你们自习?”肖时钦合上卷子说着。
        “老师会用多余的时间讲故事的。”一个学生说着。
        “啊?”肖时钦惊讶,想想以前还真有这个习俗便说“要听什么?”
        “就你和王老师的故事吧!”马上有女同学说道。
        “你们别笑啊,我和他错过了16年……”肖时钦努力想着他们两个的交集。
        虽然他们认识的人几乎一模一样,但交集近似为空集。
        “你们在一起了?”女孩惊呼。随即哄堂大笑,化学老师也浅浅的笑了。
        为什么要笑?
        王杰希不懂。
        肖时钦不懂。
        有一瞬间,王杰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他想抓着肖时钦的手,想抓着肖时钦的手大声宣布什么。
        他压抑着这莫名的冲动和莫名的悲伤,看着肖时钦站在讲台上面对笑声有些无措。
        王杰希走向了肖时钦,最后,脱口而出的话变成了“我也错过你16年了。”
        话题反而严肃了,变成王杰希对肖时钦各种听说,肖时钦对王杰希的各种敬仰。
         然而,心里有些不甘。肖时钦想着。

          “去附属小学吧。”肖时钦主动提出“早着呢,现在是晚上七点。”
          “好”王杰希回答。
           两个人并肩走在一排排路灯绵延似乎要一直到世界尽头的路上。
          “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个梦想,就是当上市长,然后把小学连带着这条街的砖一起炸了。”肖时钦踩在松动的砖上“特别是雨天,踩错位置就会一脚水。”
          “我们管他叫地雷。”王杰希笑着。
         出乎意料,肖时钦的小学变成了物流中心,一旁的医院早已荒废。
         “好像我们白来一趟了。”肖时钦感叹。
         “不见得,这铁门……”王杰希走近看了看说“门卫偷懒,没有真扣上。”
          两人拉开锁,推开铁门,“吱呀”一声把两个人吓得一惊,随即又相互对视嘲笑着对方的失态。
         肖时钦拉着王杰希像孩童一样兴奋地介绍“这儿曾经是操场!当时我们还以为这有一千米。”
         “那儿是教学楼。”肖时钦指着不远处的建筑说。
         “哪边是小卖部!那个老板特别黑心!”肖时钦转了个方向说。
          最终肖时钦在一棵枯树旁停下“它曾经是一棵无花果树。”
          “每年它都不会开花。”
          “当时我还以为它像昙花一样花期太短。所以每次都错过了。”
          “后来才知道,它没有花期……”肖时钦听上去像是在笑。
           “我喜欢在这里看书。”肖时钦说“其实我在等一个人。”
        “明明知道了那个人肯定已经离开了,但还是忍不住想要站在能看见那个窗口的地方,想着,也许他会探出头来说‘又见面了’。当然,也有可能他不记得我了,那样我会很正式的跟他说‘你好,我叫肖时钦’。”
        “是不是很蠢?”肖时钦擦干眼泪说。
          “怎么会呢?”王杰希说着。
         突然,他不由分说拉着肖时钦跑到对面,谢天谢地,医院虽然常年闲置但还能打开门。
         灰尘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两人默契的走向一间病房,透过那间病房的窗户可以看见隔壁物流公司中的枯树。
         “他们一直不知道这墙可以藏东西。”王杰希说着把一块裸露的砖抠下“不过当时他们也不想管这些。”
          砖后面是一片白,王杰希小心的把它们一只只抽出,免得它们碎掉。
         肖时钦想都不用想这是什么,因为这些都是他写的,他折的。
          对,纸飞机。
          当王杰希抽出最后一只时,一阵劲风将所有纸飞机卷起,脆弱的纸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粉碎,在风的吹鼓下飞向枯树。
         那棵无花果树沉寂了16年后在枯萎的状态下开出了绚烂的白花。
         “之前化学课上我没有说。”王杰希说着“在一起吧,肖时钦。我们彼此错过了16年,我不想再错过17年。”
         肖时钦张了张嘴,最终他有些嘶哑地说“好”,他颤抖的拿出了那部手机连续输入几次“dengdaihuakai”后手机解锁,打开那个doc,输入密码wangbuliuxing
         对啊,这才是王杰希的常用密码,重要的东西因为太重要了所以绝对不能忘记密码啊。
        进度条移动,文件开了。肖时钦和王杰希一同看着

        那个眼睛缠着绷带的少年永远忘不了那个推开门对他说“拜托让我躲一下”的男孩。
         希望肖时钦也能记得王杰希。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