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会败_挖坑不填

安利什么我都吃,只要肯吃我王肖QAQ

OA星王子〔一〕

普通人AU
大多数配角都是原创角色
两个圈都是基于国内的形势写的(因为并不知道国外的贵乱(?))

第一章
        不得不说理想和现实有很大差距,比如现在。
        哈尔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他和巴里•艾伦见面时的场景,也许是一场演唱会或者签售会,或者是一个脱口秀节目,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在这么一个下着瓢泼大雨而自己还没有带伞的情况。
         哦,老天。他真希望自己带了伞然后潇洒的把伞借给站在自己旁边的歌手并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也许还可以更浪漫点,比如共一把雨伞什么的,但这全部都建立在他带了伞的情况下。
        哈尔干巴巴的望着自己的手希望能变出伞之类的东西,同时又嘲笑着自己的妄想。上一次哈尔如此纠结还是打口袋妖怪的时,那时他已经好运把稀有精灵打的只剩下两滴血了,高兴不过两秒,翻开背包他发现他没有带任何宝贝球。但这也不是能比拟的情况,毕竟当时哈尔可以硬着头皮把稀有精灵打死(在它打死自己之前),但眼前这个人,哈尔可不能打死。
        “……”哈尔烦躁的找些能签名的东西或者是大师球,然后他的手停住了,触觉告诉他这是一摞纸而慢慢溯回的记忆告诉他这不止是一摞纸,这是黑历史。
         「你应该给他」一个声音弱弱的说着。
        『嘿,你不应该把这摞纸给他。』脑海里另一个声音叫嚣着『让他看看你的黑历史?看看你对他的狂热如同他每一个粉丝那样?他会感动的,然后你会被其他慢慢淡忘掉。你应该有个平等的见面方式……』
        [这个偶遇你不该错过。每一次相遇都是命中注定……]原先的声音温和地说,哈尔点头表示认同。
         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长吸口气走向巴里说“你好……”
         哦,这样的搭讪逊爆了,就像是个普通的粉丝一样。哈尔想着,好吧,虽然他和其他粉丝并没有太大不同,但怎么想自己应该用更酷炫的方式打招呼吧。
         “?”巴里压了压自己用来掩盖身份的鸭舌帽说道“你是……”
         来吧说些你可以留给对方深刻印象的东西,也不能太露骨会被当成变态的。哈尔想着,然而语言快过于他的想法,等他意识到时他已经脱口而出“我是OA星的王子……”等等,他在做什么,希望对方想的不是最近的神经病医院的电话号码,哈尔一边进行着自我谴责一边严肃的说着“我遗失了我的戒指所以我回不去了,所以我不得不留在这儿……但这不是重点”话题一转哈尔庆幸自己把事情扭向正轨“我很喜欢你的歌!”
        他把那摞纸交给了巴里艾伦然后一步步从有遮蔽物的地区迈向雨场,享受一般漫步消失在厚厚的雨幕中,留着巴里哭笑不得的看着手中泛黄发脆的一摞纸。他翻动了几张,铅笔画的音符在他脑海直接形成旋律,他不由哼唱起来,想象着刚刚那位奇异的“王子”写下它时的场面,他想那场面一定十分有趣。纸页翻动,一张票据从纸中掉了出来,他认出了那是什么,回忆切断了动作他一时忘了去捡(或者他潜意识里根本不想去捡)看着那张票根被风挂进雨里到了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那是他第一场演唱的票根,他不想回忆的场景。

        哈尔回到家狠狠的懊悔自己居然忘记说自己的姓名这件事。他不知道自己除了满嘴跑火车、把自己的黑历史交给对方以外还干了些什么。
       手机消息记录里几乎全是催稿信息,哦,还有老头的一句“恭喜”(哈尔猜测他是在恭喜上个月电影杀青或者是半年前自己获得的糖炒栗子奖)。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在自己并没有把电话号码告诉对方的前提条件下。
        冲了个冷水澡后,他打开文档脑海却一片空白,不管是哪个文档。
         他对自己说道,哈尔乔丹,如果你不想去修改那些烂人们的文章就赶快写点什么吧,不管是你的儿童文学纯文学还是剧本,等等,剧本先不慌,那些修改意见他还暂时不想看。
        最后,哈尔终究没有打开以上的文档,他新建了一个文档,敲上一行字,又删掉,反复敲定,留下一行“OA星王子。”
        嘛,如果下次他问起来至少有话可以答,如果有下次的话。

        等他把故事整理的差不多时已经快两点了。他粗略的瞟了眼脸书,发现巴里发了首新歌。
        不同于以往的快节奏歌,这首歌的前奏缓慢而悠长,巴里先是慢慢哼唱,接着越来越清晰,如同泉水清冽的嗓音刺激着哈尔的大脑。他笑起来,那是他写的歌,他的黑历史。
       从遥远的地方我看见了你
        追逐但仍渐渐远离       
        萤火虫沾染着稻香漂泊
        绿色的光消失不见
        一如我的意念
        有多远?
        有多远。
        ……
        巴里在备注上写着‘一位意想不到的朋友送的,因为一些地方被雨打湿糊住了就擅自改了改XD,希望不要介意,以及谢谢!’评论中不乏有人猜测这位朋友是谁。
        哈尔关掉电脑思考着朋友的含义。
        反正不是仰望关系,他们已经在同一颗星球上了。

        巴里是被经济人的电话吵醒的,他发誓他深刻认识到昨晚不应该熬夜以至于眼周有淡淡的黑眼圈,但他实在是忍不住,他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不会把这首歌遗忘到某个角落所以他爆肝完成了它。说到那首歌,巴里依照着自己作为歌手的直觉把旋律调整了,但他没有动歌词,因为歌词有着让他窒息的魔力。他能猜到作者很用心(从上面残留的铅笔印子就可以看出来了。)
        巴里自己把这首歌的后期工作做了后就发了,他没有写上这首曲子的名字,因为它的名字太直接——赠巴里;他没有也麻烦公司的后期团队,因为这首歌只属于他和那位王子,干净而温柔,不论是歌是人。
         “你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些什么?!”经济人焦急的话打断了巴里的思绪“你知不知道上头很生气?”
        “生气?”巴里不解“我觉得粉丝反应不错啊。”
        “你等下就明白了。”经济人匆忙地说“快来公司。”
         巴里看了眼时间,哦,天,他只睡了四个小时。

         休是个注意养身且热爱工作的人,六点他就会来到公司,捧着他的茶打开网络看看从下班到上班的期间发生了什么(大多数时候都只有xx男星和xx女星在某地接吻或幽会的新闻)。他比较放纵员工,比如他从来没有站在公司门口抓迟到的人,但这不意味着他喜欢事情超过他的掌控。
        敲门声响起,休放下他的茶缓缓说“进来。”
        “好了你想说些什么我知道,但现在听我说。”休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等对方说话就说道“公司从来不缺歌手,而你也不是大牌应该清楚你自己的位置。”
        “是的,但……”巴里没有说完,话语被休打断。
         “听我说完。”他强调了一遍“你会唱摇滚也会唱民乐也可以拉小提琴相信你的粉丝也喜欢你做这些,但这有什么用?你需要的是特色,一个标签,当人们谈起某事时如果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那就说明你成功了。相反,一个什么都会的人除非样样都学的出神入化只会被人们扔到记忆的角落。你懂吗?”
        巴里没有说话,在那张椅子上坐了足够长的时间后他离开了休的办公室,对急切的经济人耸肩表示自己没事。
        但这次,他实在不想放弃。他闭上眼想起那个该死票根,那张被吹进雨里不知道烂在哪里的票根。
        他想,这次一定要争,至少这首歌一定要让那个人听到。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