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会败_挖坑不填

安利什么我都吃,只要肯吃我王肖QAQ

【老王卖假酒系列】火玫瑰

1
        风铃一声脆响,晴朗的日子里肖时钦抿嘴略有些拘束的走进店里。
        “您好,想要喝些什么。”少年用着带着阳光的声音说着,让肖时钦放松看不少。
        “我先看看。”肖时钦一边走一边看着墙壁上的推荐饮品回答道。
        “我推荐……阿,老师。”少年惊异地看着自楼上漫步而下的男人,恭敬的说。
        “你来了。”打断了对话的人似是熟识肖时钦的口吻,可肖时钦一头雾水想不起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对方。
        对方也不管肖时钦的不自在,自顾自地用可以融化坚冰的语气说“那我亲自调一杯吧。”
        少年恭敬的让到一旁。

2
        肖时钦原本是想推脱的,毕竟喻文州在推荐他这家店时就交代过“不要听店长胡诌,小心被他绕进去”但是听到免费二字还是不可避免的动了心。
       都免费了还能坑什么。肖时钦想,总不可能有毒吧。
       王杰希脱下米色风衣,挽起白色的衬衫袖子,摘下脖子上疑似红宝石的挂坠,洗净手,意味悠长地看了肖时钦一眼。一瞬间肖时钦产生了种自己被人看透了的错觉。
        “她的名字是火玫瑰,一位很热烈的姑娘,初尝并没有酒味,反而是甜味,随后则是浓郁的苦涩,最后才是炙热的酒,如烈火一般。”王杰希一边调一边介绍着,玫瑰色的酒液从容器落入玻璃杯泛起一两点粉红色的泡沫。
        苦的。肖时钦想,怪不得免费。随即感觉自己轻松多了,没有什么犹豫地把酒灌入。
        初入口是薄荷的清凉,随后是如蜜糖般的甜腻萦绕在舌尖,突然又像是被泉水浇透般甜味骤然全无开始那愈演愈烈的苦涩,到最终,在肖时钦以为自己终于因这苦逼出眼泪时,燃烧喉口的酒意上升给予了解脱留下一丝丝清凉。
        “火玫瑰。”他重复这个名字“是个顽劣而调皮的姑娘。”说完头痛欲裂沉沉地睡了过去。

3
       “肖时钦!”
       肖时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摸索了半天没有摸到眼镜。
       “肖时钦!醒醒!”那人又呼唤了一遍“今天你也敢睡成这样!”
       “嘶……”肖时钦想支起身子却发现自己头疼的厉害。
       “文州,你不是说只有你和张新杰两个人在拼酒吗,怎么裁判倒醉成这样?!他今天不是还有新生演讲吗。”听声音好似是黄少天。
       “喻文州?黄少天?你们推荐给我的究竟是什么酒吧啊……”肖时钦眯着眼努力想把眼前的人看清楚一点。
       “肖时钦,”一个人影蓦然放大把肖时钦吓了一跳“这是几?”
       “看不清”肖时钦摇头,开玩笑他可是高度近视,没有眼镜人畜不分哪还能看清这是几。
       “我眼镜呢?”肖时钦犹豫了许久问道。
       对方递给了他,不摸还好,一摸吓一跳,单片的,全然不是他以前的黑框眼镜。
        戴上眼镜后,肖时钦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来迎接古装剧,但没想到,穿越是穿越,穿的是西幻。
        “这是哪?”看着眼前可以用cosplay来形容衣装的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肖时钦不由的问。

4
        “你就是那个学生大会发言还找人代替的新生肖时钦?”肖时钦低头但还是被人拦住了路。
        怎么说呢,一杯酒,穿到了一个西幻的世界,而且穿来的日子恰巧是自己演讲那天。临时上台胡说八道肯定是不可能的,只好让四人中唯一没有醉后头疼的黄少天去了,为此拉了全校的仇恨。
       『当时我们就是因为怕黄少天代写演讲稿才没有选喻文州演讲的。』来自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姓前辈。
        “你是……”看着拦路人旁边走过的路人,那青涩而自己永远不会忘记的面孔,肖时钦一巴掌糊了过去“你给我喝了什么?!”
        王杰希一脸惊异,他找人挑事是如何被人一眼发现的。

5
        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好吧,不用很久。
        王杰希和喻文州是对头,虽然王杰希算得上是喻文州的学长,但俗话说的好,种马文里总是有那么一个看不起后辈的师兄。虽然这不是种马文、王杰希也只是一个总找喻文州茬的师兄。
        至于为什么找茬……谁知道呢。就像这个故事的背景是一个各个种族团结一心想灭黑龙的无脑背景一样。
        “那天我喝醉时你究竟做了什么?!”肖时钦一脸『这个人怎么这么惨绝人寰毫无下限』的表情。
        “我干了什么?”王杰希呆愣在那里仿佛他才是那个扇了别人一巴掌(但是没有扇到)的人。
        “你敢说你什么都没有做?”肖时钦怒目。
        “我……”我不就是指使喽啰拦你路吗?王杰希有苦说不出。
        说好的肖时钦温柔谦逊呢?

6
        今日头条『黄少天演讲的真相竟是王杰希恶意灌醉新生代表!!!!』

7
         事实上穿越总是有那么个惯性,头两天觅死觅活,第三天就适应了。但这个惯性并没有体现到肖时钦身上。
        我想回去啊。肖时钦想并嫌弃的看了眼旁边的王杰希。
        “你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在?”两年后成功从好朋友的死敌蜕变为和好朋友关系不好的男朋友的王杰希问。
         “火玫瑰。”肖时钦说“你听过火玫瑰吗?”
        王杰希打了个响指“恰好本王知道。”

8
        然后肖时钦就坐着王杰希的扫把(靠王杰希刷脸)进了精灵族的图书馆。
        “如果没记错的话。”王杰希从上面抽出一本人高的硬壳书(牵倒了书架两排激起灰尘无数。)“这里,火玫瑰,杀死黑龙的唯一办法。用火玫瑰燃起的火可以永远杀死黑龙。”
        “哈?”肖时钦皱眉“可以酿酒吗?”
        王杰希往后翻了翻,一边翻一边困惑的说“它那么苦,酿酒?”随后又说“书上没有说。只是说点燃火玫瑰的人会遭受最残酷的厄运。”
       “我想试试酿酒。”肖时钦坚定的说。

9
       火玫瑰生长在哪?据说是不融雪山最寒冷的地方。
        要怎么去寻找?呵呵,它后面还有个狗血任性的故事,只有真爱的情侣才能看到。
        肖时钦第一次明白为什么学校提倡早恋了。而肖时钦和王杰希的旅程也是从和联盟里一群腻腻歪歪中年大叔大妈一起出发开始。
        “火玫瑰是个顽劣调皮任性的姑娘。”肖时钦说。收到王杰希不懂的目光(一大一小)。
        “所以联盟里的人寻找的方向都错了,因为她肯定不会依照套路地躲在山顶。”
        王杰希点头。

10
        然后他们翻山越岭,把雪山各个山谷找遍了,把联盟里的大叔大妈甩的没影了还采了(说是包治百病的)天山雪莲一麻袋又一麻袋。
        “搞什么鬼。”肖时钦泄气的躺在雪地上。
        这要怎么回去啊。
        “或许我们不是真爱。”王杰希冷静的说。
        “开什么玩笑。”肖时钦把自己埋进了雪里,如果不是真爱他怎么可能容忍一个让他穿越的人(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呆在他旁边啊。
        “那你找火玫瑰是为了什么?我不相信你是为了杀死黑龙拯救世界。”王杰希拎着麻袋坐在他旁边。
        “……好吧,我要回到我原来的世界。”肖时钦闷闷的说“离开这个世界。”
         王杰希咬牙放下了麻袋,看了肖时钦一眼,最终还是没有硬下心飞走,也颓废的埋进雪里,叹息道“我该怎么办才好。”
        麻袋轻轻颤动,露出了里面一把又一把化为火玫瑰的天山雪莲。

11
        “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啊。”黄少天看着紧闭大门的实验室“一回来就关进实验室里,当是闭关呢!”
        “不清楚呢。”喻文州苦笑和张新杰交换了一个『果然不该让王杰希如此轻松就拐走肖时钦』的眼神。
        “烦死了!”黄少天抽出背后的剑,凶狠地盯着门“劈开算了。”
        刚要蓄力,门开了。
       “进来吧。”肖时钦打了个呵欠。
        然后三人看到肖时钦背后成堆成堆『据说是冒了千辛万苦才找到了一朵念在联盟的栽培之恩才上交联盟』的火玫瑰。
         “来,喝口水吧。”肖时钦拿出三扎色泽诡异的液体。一旁王杰希拿起笔准备记录。
         光惊奇于火玫瑰数量的黄少天没有留意肖时钦手中的液体,直接灌了一大口。
         “我靠靠靠靠,什么鬼啊,又苦又辣,肖时钦你是打算谋财害命吗?!”
        『第一百二十一个失败品,第两百个碎掉的杯子。』王杰希如是记下。

12
        然后?然后黑龙来了,来告诉各位搞事高手它不是摆设。
        黑龙吐出的龙炎烧了大半个联盟,而联盟的各个领导拿火玫瑰实在没有办法。
        为什么?因为真没有人知道火玫瑰要怎么点燃。
         眼看黑龙就要吞掉大半个学校,一个玻璃杯突然砸进黑龙的嘴里,黑龙跑了。
        “什么东西?”校领导惊异地看着叶修手里的玻璃杯。
        “小肖和大眼搞的失败品,废物利用。”叶修看了一眼旁边精神抖擞蓄势待发的黄少天“可惜让它跑了。”

13
        可惜失败的火玫瑰酒终究不是燃起的烈焰,黑龙只是回山上咸鱼躺了几天又飞了回来,并且死死地闭上了嘴。
         “这龙要是黄少天该多好啊。”叶修掂了掂手里没有什么用的瓶子颇为遗憾的说。

14
         “你在想什么?”王杰希看着窗外的龙炎问旁边的人。
         “琢磨一段话的意思。”龙炎将肖时钦的脸映的发蓝。
        “ 她的名字是火玫瑰,一位很热烈的姑娘,但初尝并没有酒味,反而是甜味,随后则是浓郁的苦涩,最后才是炙热的酒,如烈火一般。 ”肖时钦轻轻的说“所以这个苦究竟是什么?”
        “我想到了其他的事情。”王杰希凑近肖时钦,吻了吻他的嘴角。
        “联盟里的老家伙太患得患失,而我们有大把的火玫瑰。”王杰希说。
        “催生魔法。”

15
        据那天的人说,全世界都燃起了绿色的火焰,那火盖过了蓝色的龙炎但却没有火的温度,它温柔地拂过人的脸颊却燎烧着黑龙的骨血。
        “但这不是火玫瑰燃起的火。”叶修遗憾地说“只能封印黑龙两百年,好在无人员伤亡,可喜可贺。”
        的确无人员伤亡,是的,谁都没有死去。

16
        起初是六米,少于六米就会刮起沙尘迷的人睁不开眼。
        接着是十米,近于十米就会有霜雪夹带着冰雹。
        他们这才想起那句『点燃火玫瑰的人会遭受最残酷的厄运。』究竟是在说什么。
        肖时钦看着王杰希,王杰希看着肖时钦,两人隔着五千米和两架望远镜远远的打了个招呼。

17
        “他最近很好,去了大陆最北地,建了庞大的机械地堡,地盘蜿蜒几千里可以比得上当初你们爬的那座雪山了。”游医张新杰捧着新沏的茶缓缓的说“你不打算去找他吗,都这么多年。”
        精灵族的王杰希看上去与百年前一样,只是少了当年的锐气。
        “你是精灵,他是人类啊。”张新杰似是无意地说。
        王杰希撇头看向高塔树屋窗台阳光下的一支玫瑰,最后的火玫瑰仍未开放。

18
        “现在的年轻人是听着你们的故事长大的。”喻文州看着好友点燃地堡的灯照亮方寸之地“黑龙又要醒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扛住。”
        “火玫瑰的故事究竟是不是传说都不知道呢。”肖时钦说着,旁边的机械人一瘸一拐地端来饮料,还没端过来就已经泼出不少了。“有生之年再见一次就好了。”
         “说不定可以?”喻文州说,不明意味。
        肖时钦只是摇头 “年轻的时候都不敢面对的厄运,如今也没有什么想法了。”
        “黑龙将要苏醒了。”喻文州说。
        “那是年轻人的故事了。”肖时钦轻抚小机械人的头,昏黄的灯光映照眼角的皱纹与疲惫。
        “如果我说当时火玫瑰放出的是王杰希的生命之火呢?”
        肖时钦抬眼
       “好吧,你赢了。”

19
        从大陆最北的的雷霆地堡到大陆最南的微草高塔要多久?
         肖时钦坐在银灰色的机械巨鸟上完全不似百岁之人。
         总不会超过两个世界的距离吧。
         靠近了一点,又靠近了一点,是不是马上就可以见到它了。
        天空电闪雷鸣,肖时钦仰头看着苍蓝色的天。
        “九天雷劫。”他笑着侧头对喻文州说“准备好了吗?”
         是不是年轻的时候多一点主动就可以避免百年的寂寞?
         “当然啊。”咒师举起法杖“不就是与天作对吗?我们可是封印了黑龙的人啊。”

20
         “你在开什么玩笑?”王杰希拍案而起“火玫瑰的诅咒我已经尝试了无数次了。”
        就算是走过了冰霜穿过了烈焰,这也实在是毫无希望啊。每次都觉得只差那么一步了,然而前方总有自己不愿面对的,若只是他和时钦也就罢了,然而他能忍心看无辜的人因霜雪失去至亲、忍心看烈火吞噬那些陌生的面孔吗?
        “若是用我们二人换得天下太平也算是值得吧。”王杰希说“我不相信他会配合你们。”
         “所以我们打算用骗的。”张新杰看了眼怀表“时间差不多了。”
         北边的闪电劈亮了半个天空,寒风与霜雪妄想阻挡从北南归的人。
        “我一定是疯了。”王杰希回首看了眼平静的张新杰,随即召来自己的扫把,又深深地望了眼窗台未开的火玫瑰。
        “我们应该选择相信后辈。”张新杰慢慢说“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先辈来保护的。”
        “牺牲别人的幸福保护自己?”张新杰摘下眼镜“我做不到。”
        高塔下年轻人一群嬉笑着却又兴奋的期待着即将而来的挑战。

21
        还有三步。
        当肖时钦看见扫把上的人时就已经知道喻文州善意的谎言了。
        第一步,地动山摇,黄少天肆意地笑着一招剑定天下直刺大地。
        第二步,飞火漫天,喻文州挥舞法杖直指苍天引来大雨倾盆。
         “你过的好吗?”肖时钦感受着雨顺着发淌下的感觉问着。
         “我过的很好。”王杰希伸手却不敢触碰“好了,可以收手了,我已经猜到最后一步是什么了。抱歉,我不想让这么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然而肖时钦再次向前。
         第三步,临时封印破碎,黑龙呼啸而至,叶修执伞阻拦。
         “你知道吗,当年燃起绿炎时,我想的是还好我来了。”肖时钦说“不然就真的永远错过了。”
         “当时的我啊”王杰希笑“我觉得说不定我们俩就死在那天了,但你不是还要回到你的世界吗?”
        张新杰捧起最后的火玫瑰,用手中的白光包裹着,投掷给久别重逢的人。
        白光绽开,拥抱着里面的玫瑰色火焰,在空中炸开,点燃树屋,点燃大地甚至是点燃空中的雨,黑龙呜咽一声似乎要躲被叶修一伞打趴。
        火色中肖时钦的身影抖动。
       “抱歉啊……我似乎没法陪你看到最后。”肖时钦的手指触碰对面人的脸颊。
       一切消亡于烈焰。
       “会相见的。”王杰希眨了眨眼睛。

22
        肖时钦从睡梦中醒来,残留着酒液的杯子仍在手边。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王杰希故作轻松的耸肩,把弄着手中红色的宝石。
        “我爱你。”
        红色的石头变魔术般的,噗的一声化为火焰。

下一章
        假酒饮尽,百年后世界,龙翼掀起狂风,被诅咒的人回眸惨笑。
        “我终究不是黑龙!”
        下一章【老王卖假酒系列】龙之泪
(并不知道有没有)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