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会败_挖坑不填

安利什么我都吃,只要肯吃我王肖QAQ

【王肖】错过(上)

从3开始画风突变,喻张肖友情向(大写黑体)总裁且混黑王,黑客+歌手肖,拒绝去天台系列

       有的人说梦是看向平行世界的视窗,可以看到不一样的自己,体会不同的喜怒哀惧,品味不同的生活。
        有的人说梦是前世的映照,解释今世的缘份。

1
        “我又一次梦见他了。”肖时钦缓慢而深沉的说“第五次了,我在思索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张新杰在纸上记录着示意对方继续。
        “每当想到我梦见这么多次,看过那么多次结局,甚至说活了这么多次,我都有些恐惧,但最难受的还是这个世界与所有梦到的世界都不一样。”肖时钦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强硬地忍着心中快要成形化精甚至飞升的哀痛说“这个世界我没有遇到他。”
       “我想我一定是做错了什么。”他摘下眼镜提捏眼角“或许我不该在当时改变主意进娱乐圈。是不是我换一条路就可以遇见他……不用这么难受了。有的时候真心觉得这是一种刑罚。”
        张新杰放下笔,看着眼前这个什么样的挫折都可以一笑而过咬牙去解决的好友第一次露怯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学过的专业知识一瞬间忘的一干二净,笨拙的安慰着 “我们只是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会有错吗?文州成了总裁有了自己的公司、我成了秘医挂牌心理医生、你是黑客歌手身份打掩护。”
       然而肖时钦没理他继续说着“昨天梦里梦到什么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你我文州还有他都是电竞选手,在四个不同的战队,打完常规赛后就去撸串……”肖时钦笑了“真好。”
       “是挺好。”张新杰举起水杯说“你还记得他叫什么吗?”
        肖时钦浅笑,不知道在笑什么,然后略带自豪地说“王杰希。”
        张新杰一口水喷出,收到肖时钦疑惑的眼神。
        “没事没事。”张新杰把水收拾干净,用纸包了一颗药递给对方“睡一觉吧,梦见什么再和我说。要床的话可以去里间。”
        “不用不用。”肖时钦摆手走到等候座椅旁,接过对方递来的一次性水杯把药吞了下去。
        张新杰看对方睡下后走到里间拿出手机拨电话。
        “文州,报应来了。”这是电话通后张新杰第一句话“王杰希用托梦报复肖时钦了。”
        “等等,你再说一遍,我刚开完会脑子里混乱着。”喻文州走到写字楼无人的角落面对窗户正对着隔壁微草的楼。
        张新杰简要的阐明了最近肖时钦频繁的心理咨询和胡言乱语。
        “他不知道王杰希?”喻文州惊愕。
        “你知道的。”张新杰耸肩,看到楼下有车停下也没在意“虽然不知道是第几次来我这,他还是差一点迷路了。”
        “恩……那就想办法逼微草进军演艺圈?或者,让时钦进攻微草防火墙引起对方注意?”喻文州看到不远处的的黄少天,打了个手势示意对方稍等“对了,说起王杰希,微草有人征求心理医生,我就想办法把你的资料塞进去了,帮个忙?”
        张新杰一惊,回头看到单面镜外正离开的陌生男人心惊。赶忙查看房间里的肖时钦。
        肖时钦仰躺在靠椅上昏睡,嘴角挂着一丝苦笑。
        “糟糕。”张新杰说。

2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预想,肖时钦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感谢张新杰,说自己梦见了这个世界的王杰希并且已经放下了,顺便夸赞了张新杰的药很管用。让张新杰强行咽下对王杰希为什么会来这件事情的解释,和这只是普通安眠药的真相。
        “当他推开我的时候我突然明白,其实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我看到的只是幻想中他和我的故事,事实上我并不了解他这个人。”肖时钦笑着兴致勃勃地说。
       “别撑了。”张新杰把对方摁在椅子上拉进怀里“笑的比哭还难看。”
       “我梦到了那么多he,梦到一次be也没什么不是嘛……”肖时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没有谁能保证所有世界都和同一个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啊。”
        “就是有点难受。”肖时钦说想挣开好友的怀抱。
        “就是……一想到不喜欢他……就不知道为什么会不停的哭……真的不是难过,就是身体莫名其妙的想不停的掉眼泪,像切了洋葱似的。”

3
        “副队!……你们在干什么?”刚进门的张佳乐一脸目瞪口呆。

4
        张新杰以着非常手段送走了想搞事(但没搞成)的张佳乐和假装自己很正常(但走路都同手同脚)的肖时钦后,发现事情没完。
        王杰希又来了。
       “厕所左拐,大门右拐,谢谢合作。”
       “刚刚在这的人……”
       “你的幻觉。”张新杰一把神圣之火冷漠打断。
       “医生,我可能有东西忘在这,被他拿走了。”王杰希也不恼,被对头喻文州塞进来资料的医生要是善茬他也不用继续想着坑喻文州了。
       “什么东西?”张新杰一脸嫌弃。
       “嗯……”王杰希思索开始胡诌“安眠药?你知道这种东西不让买多。”
        张新杰去了里屋,在王杰希期盼的目光中扛了一箱。
        “我只想要他的电话。”
        “我知道,但我选择给你安眠药,顺便真诚祝愿你一口气全吃了。”张新杰冷漠的关门。

5
         王杰希委屈,王杰希有点想哭,王杰希看着地上一箱安眠药觉得自己不如当个药贩子。
        他从五天前开始梦见一个人,然而看不清脸,咨询方士谦,对方只是深沉的说
       “你爱上我了?”
        找外面的心理医生,一进门就被莫名其妙抱住了,推开后对方一脸要死的表情,也没心情看医生了,回头想起。
         擦,这不是我梦中情人吗。
         二进门,医生送了他一箱安眠药。
         王杰希感觉自己的表情有点熟悉,哦,对方那个要死的表情。

6
        “所以,王总你喜欢的人可能认识你也可能不认识你。”刘小别一边开车一边说。
        王杰希点头。
        “你知道他的名字,他长什么样但不知道他是谁。”
         王杰希点头。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度娘呢?”刘小别忍不住吐槽。
         “世界上叫肖时钦的这么多。”王杰希叹息。
         柳非终于忍不住,把手机递给王杰希“是不是这个人?”收获王杰希惊奇的目光一大一小。

7
        “如果你在等你上司时看见你偶像走出来,也会拍一张照片的。”事后柳非冷漠地对肖云说。

8
        微草今日日程
     1干死蓝雨
     2干死蓝雨
     3想办法和霸图和解
     4帮boss在网上抢演唱会门票
     5干死蓝雨

9
       肖时钦疲惫地回到家,收到喻文州(由黄少天代写)的安慰短信*3,心中一暖,又觉得苦涩。长舒一口气,打开电脑。
       “队长?”戴妍琦察觉不对劲,发了条语音。
       “没事。”肖时钦回复。
       “我们今天查到微草85.6%的电脑状态和往常不同,顺便拦截了一条发送给霸图的信息,微草涉黑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走,去微草防火墙逛逛。”

10
        “各个部门准备,抢票马上开始。”
        “3……2……”
        “什么鬼,网络故障?真是【哔~】了蓝雨了!”

11
        “柳非?你是不是有一张抽奖得来的vip票?”
        “别说话,我想静静。”

12
        世界上总有太过凑巧然而又在情理之中的事。
        “王总也在这呢。”喻文州看着旁边的座位“听说微草突然断网了?”
        “没出什么大事。”王杰希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搪瓷缸子开始喝茶“喻总的票也废了不少心思吧。”
        “哦,我和时钦是同学。这张他送我的,少天也有份呢。”说完还侧身让出了旁边的一排蓝雨众人。

13
        虚空主编李轩看着桌上的新闻稿『两总裁请离演唱会!!!』深沉的捂脸。
        “压下吧。”

14
        “文州,今天演唱会没见到你?”肖时钦坐在发黑的小板凳上,顺便给张新杰拖来一把干净的马扎。
        “遇到了事。”喻文州卷起袖子“为什么突然想撸串?”
        “想验证一下。”肖时钦一口干了可乐“新杰会不会嫌弃这里的小板凳。”
         喻文州和张新杰交换了一个你懂我也懂的眼神。

15
        拐走心脏组最后的良心?大眼任重道远。

16
        “但就是忘不了他,感觉故事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这比明知道结局很惨还要继续下去还难过。”醉了的小事情一头趴在桌上。
        “要不,试试王杰希的诚意?”喻文州看着倒下的那个一脸心疼。
        “八八六十四道关卡?”
        “九九八十一难比较好。”
        两个人同时点头。

17
        王杰希背后一凉。

18
        九九八十一难从哪开始呢。
        “张佳乐!”
        凌晨一点接到副队电话,看来电人名字就直接吓醒的张佳乐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你他丫的意大利炮兵团呢,给老子炸了微草。”
        于是张佳乐真的把手机扔了出去,顺便用碎屏的手机给韩队打了个电话,哭诉副队喝醉了。

19
        你说蓝雨?
        蓝雨把坑微草作为己任,这不是人情,是本分。

20
        第二天张新杰对在半夜里收到霸图上上下下最诚挚的关切的王杰希表示了歉意。并且在对方惊异的眼光(一大一小)中表示虽然我是时钦同学,但电话号码不能给,还我两箱安眠药也不能。

评论(3)

热度(24)